肖云儒 | 层层叠叠铺向高天远云——评话剧《延水谣》

  作者:肖云儒

2024-05-11 14:25:34

字号
由蒲逊编剧、傅勇凡导演,西安话剧院出品的话剧《延水谣》在西安首演,艺术家们在舞台上精彩地呈现了那一代人的历史道路。

微信图片_20240509233031

八十年前,一群追求进步和革命的青年,在黄土地上向北、向北,奔向延安,来到了宝塔山下。他们用青春的岁月、向上的情怀,书写了文艺工作者与人民群众相结合,创造创新性革命文艺的瑰丽篇章。八十年后,由蒲逊编剧、傅勇凡导演,西安话剧院出品的话剧《延水谣》在西安首演,艺术家们在舞台上精彩地呈现了那一代人的历史道路。

记得三十年前,为了纪念《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50周年,我参与过八集电视文化片《长青的五月》的拍摄。作为该片总撰稿,跑遍京、沪、穗、汉、西安和延安,采访了当时还健在的几十位参加过延安文艺座谈会和延安文艺运动的老文艺工作者。其中有张光年、贺敬之、丁玲、周立波、欧阳山、草明、萧军、华君武、钟敬文、彦涵、古元、王朝闻、刘炽、瞿维、寄明、胡采、阿甲、吴晓邦、李德伦等耀熠文艺史的老延安、老前辈。

话剧《延水谣》中不少人物和场景唤醒了我对于那次采访的回忆,这里、那里,似乎能看到李伯钊、柯仲平、丁玲、陈学昭、萧军、张仃那一代艺术家的身影,更有剧中直接点出的《黄河大合唱》的作者冼星海、张光年的形象。熟悉的身影点燃了那个时代鲜活的回忆,这构成了《延水谣》艺术魅力的一个重要来源。记载延安文艺运动的历史资料和文学作品很多,但是通过话剧舞台将八十年前延安文艺的历史场景展现在现代观众面前,应该说西安市话剧院开了一个好头。

微信图片_20240509233048

全剧主要通过三组人物来展开剧情。一组是追求新的人生和艺术,从海外归来的戏剧系的文慧心和八路军团长范铁锋;一组是从上海滩、亭子间奔赴延安的戏剧系的林逸萍和竺之奇;一组是从江西苏区长征北上来延安的戏剧系的杨三妹和文学系的许翼飞。剧作以奔向延安、扎根延安为主线,通过这三组人物将一代进步青年的艺术追求和时代潮流融汇在一起,将具有各式各样性格特征、人生道路的年轻人扭结在一起,描绘他们在延水之滨如何成就自己的人生,完成时代使命。

在抗日的烽火中,在革命的熔炉中,他们由陌生到热爱,由隔膜到融入,其中有过误解,有过迟疑,有过徘徊,甚至走了回头路,更锻打、迸发出了坚韧、刚毅、奋斗、献身精神,终于进入了共情、共感、共命运的境界,铸就成革命文艺钢铁般的群体。三组人物的命运和感情,扭结纠缠于宝塔山、延河水这条主线,交织着展开,层层叠叠推进,正像舞台设计展示的层层叠叠的黄土地向着宝塔山提升。

美学家有一种说法,艺术是对生活现象的挪用、移植,按审美规律重组、挪用、移植的生活,使得原有生活素材具有了新的意义。大众日常化的、民间习俗化的生活素材在挪用和移植中具有了象征功能和符号特征,惯常的生活现象也就经由审美挪用而传达出不平常的信息。

微信图片_20240509232929

《延水谣》正是这样。编导通过挪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进步文艺青年奔向延安的场景,经过戏剧审美结构的重组,使隐伏在生活事件内里的象征与符号寓意得以显示出来——奔向延安,就是奔向青春,奔向光明,奔向新的时代,奔向有活力的人生。

在奔向延安的道路上,中华民族的新鲜血液汇流为时代洪波,汇流为一心所执的不二选择,义无反顾的向前足迹。作者将这些具有不同感情经历和个性的人物组合进舞台的人物关系中,构成了一个形象体系。在交织的戏剧冲突中,人物闪现出不同的思想、性格、感情,有反差、有递进,更有同频共振。在各种联结关系中,展示了各自内心世界中不同的隐秘空间和精神折光,再现了这块土地上深刻细致的历史性变迁。精彩的群像展示和精确的个性表达,构成了这个戏的一大特点。

这几年,西安话剧院陆续将《柳青》《路遥》搬上话剧舞台,产生了较大的社会影响和艺术影响,获得了国家大奖。柳青、路遥衔接着延安文艺运动和新中国成立后的中国当代文学,其意义自不待言。那两个戏都是聚焦于一位作家来展开剧情的,而《延水谣》则写的是人物群像,要通过六七位年轻主角的人生、艺术选择和思想转变历程去反映那个时代的政治风云和社会面貌,反映一代为艺者的人生、艺术追求,作者无法采用传统的“三一律”,也很难将全剧的戏剧冲突集中到一两个主人公身上。《延水谣》的编导探索了一种三线扭结的诗情化、散文化结构方式。

微信图片_20240509232818

舞台上主要人物的年龄和职业特点,还有他们奔向延安的行为,都充满着青春感,充满着浪漫诗情。编导追求风格化的舞台呈现,通过舞美设计、灯光音效,通过陕北高原层层叠叠铺向高天远云的主题性寓意,通过音乐歌舞的抒情性浸润,传达并强化了这种诗意气氛。

那层叠的陕北山崖和山路,不仅给全剧提供了变化多端的表演区,更暗喻了人物不断延伸的人生道路和不断提升的精神境界,显示出延安宝塔的崇高,又表现了黄土地崎岖的艰险和丰富的斑斓。延安时期陕北地域音乐歌舞对戏剧情境和人物行动的加持和融入,更使全剧诗情弥漫。人生在其中经历着命运严峻的考验,实现着性格严峻的转变,骨子里的严峻却又蒸腾出一股温润向上的青春和乐观。这不正是延安时代和延安时代文艺青年的内在气质吗?

全剧采用了散文化结构方式,三条线索、三对人物齐头并进却又相互交错、共融。编导不希望观众仅仅欣赏纯客观的事件,而十分在意情节发展中生命和诗情隐隐的流贯。既让故事和冲突吸引观众,更注重诗意和乐音对全场的浸润,形成了舞台上下的情绪共鸣。


image

萧云儒

著名文化学者,西安交大特聘教授。被誉为散文理论的先行者,西部文化的开创者,丝路文化的传播者。著作600万字,获国家省级奖20次。先后担任中国文联委员,陕西政协委员,陕西文联副主席,陕西文艺评论家协会首任主席,陕西书协顾问,省参事室文史馆员。

更多精彩资讯,欢迎关注文化交流网 www.whjlw.com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文化交流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