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宝珍 | 延水长流 精神不朽——评西安话剧院话剧《延水谣》

  来源: 中国戏剧杂志  作者: 宋宝珍

2024-05-09 12:49:03

字号
由蒲逊创作、傅勇凡导演的话剧《延水谣》是一部关于延安精神引领文艺战士前进、让他们在革命熔炉中淬火成钢的优秀之作。该剧于2023年入选第十八届中国戏剧节展演剧目,2024年又入选文化和旅游部纪念西南剧展80周年暨第八届全国话剧优秀剧目展演活动。

image

2024年5月9日至5月16日,话剧《延水谣》将在西安话剧院新城剧场连续8天上演。

目前,该剧已入选纪念西南剧展80周年暨第八届全国话剧优秀剧目展演,并将于“5.23”《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纪念日当天,连续两日(5月22日、23日)在广西大学汇学堂剧场演出。

image

近年来,西安话剧院开掘陕北高原上的红色文化资源,推出一系列优秀戏剧作品。他们创作、演出的《麻醉师》《柳青》《路遥》等,分别获得了五个一工程奖、文华大奖,在全国巡演中广受好评。历经多年探索和艺术积淀,西安话剧院的话剧创作已经形成了鲜明的风格和特色。

由蒲逊创作、傅勇凡导演的话剧《延水谣》 是一部关于延安精神引领文艺战士前进、让他们在革命熔炉中淬火成钢的优秀之作。该剧于2023年入选第十八届中国戏剧节展演剧目,2024年又入选文化和旅游部纪念西南剧展80周年暨第八届全国话剧优秀剧目展演活动。为纪念《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该剧将于5月22日、23日在广西大学汇学堂剧场连续上演,向广大观众呈现这一经典之作。

延安鲁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文化传统、人才资源、艺术经典,作为当代文艺院团,为延安鲁艺树碑立传责无旁贷。尽管这一题材在艺术创作中并不具有独创性,但是《延水谣》对题材的开掘确有新视点、新发现,堪称富有历史内涵和创新精神的艺术探索与实践。

image

一是在题材选择方面,该剧注重红色文化内涵和生命质感。抗日战争时期,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革命根据地,延安代表中华民族的未来和希望,也引发了众多有志青年的奔赴和向往。

此剧从一群鲁艺学员的视角,展现了抗日革命根据地的峥嵘岁月,表现了文艺战士的思想转变和使命担当。大幕一拉开,一群来自大后方、大城市的青年学子,文慧心、林逸萍、竺之奇、许翼飞等人,辗转跋涉,疲惫不堪,终于走到了宝塔山下、延河岸边,他们抱着理想情怀和浪漫憧憬来到这里,要加入有光明、有希望的革命队伍。然而,迎接他们的挑战,不仅有生活环境的艰苦考验,有“山顶上来的”与“亭子间来的”人的文艺观念差异;有“小我”如何融入“大我”的内心茫然;更有找不到定位、发挥不了作用的自我焦虑。此剧恰当地表现了小知识分子的动摇性、妥协性以及不切实际的幻想性。他们辛辛苦苦演出来的大、洋、古戏剧,却让老百姓看不懂。他们按照西方绘画原理画出来的人像,被老百姓看成阴阳脸。他们在现实与理想、本土与西洋、个人与集体、挑战与逃避、高蹈与深扎、唯美与唯实之间患得患失。

在中国共产党的旗帜下,在抗日革命根据地的熔炉里,鲁艺学员们锻炼成长。他们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用炒黄豆做咖啡,用床单做幕布,用煤油灯做效果,用旧蚊帐改戏装。绝大部分人经受了斗争的洗礼和战火的考验,最后选择了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前进方向,深入生活,与民众相结合,创造出一系列为人民大众所喜闻乐见的优秀文艺作品。

二是在主题思想方面,该剧彰显了红色文艺精神和战斗传统。延安精神内涵丰富,文艺精神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文艺战士,鲁艺学员们经历了身入——心入——魂入的过程。在外寇入侵、祖国陆沉的时候,一批批年轻学子心怀正义,一往无前,投身抗日救亡运动。他们能够冲破国民党的重重阻拦,历尽千辛万苦来到延安,这一行动本身就显示了道义选择的正确性和理想追求的坚定性,这是中华民族“天地有正气,千秋尚凛然”的家国情怀的真实体现。

image

在黄土地上,青年学子们穿上军装,进入鲁迅艺术学院,以战士身份编入革命队列,这只解决了“身入”的问题。在黄土地上,他们看到了陕北人民对新政权、新生活的热爱;在战场上,他们看到了八路军的英勇顽强,视死如归,感受到“刀枪跳舞、子弹唱歌”——现实斗争与艺术美学的浑然一体。在转移途中,鲁艺学员目睹了战士们为救助他们而喋血沙场,他们的心灵与这片土地和这里的人们产生同频共振,逐渐解决了“心入”的过程。毛主席与文艺战士促膝谈心,跟他们一起讨论文艺问题,一盏明亮的马灯,一席亲切的话语,让他们茅塞顿开,醍醐灌顶。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使文艺战士明确了文艺的发展方向和现实价值,从而解决了他们“魂入”的问题,最终将自己的灵魂融入民族解放的伟大事业中。他们创作了《黄河大合唱》《兄妹开荒》《白毛女》等一系列优秀文艺作品,实现了文艺民族化、大众化、普及化的目的,像黄河依偎着黄土地一样,革命文艺战士与革命事业魂魄相依。

三是在形象塑造方面,该剧表现了个性鲜明、情感丰沛的人物群像。剧中有三组起伏跌宕的情感关系,构成了推动情节走向的重要力量,并且各具特色,耐人寻味。

第一组是八路军团长范铁锋与鲁艺学员文慧心的爱情。范团长是一位粗犷、豪放的北方汉子,文慧心是一位娇俏、靓丽的南国女子,如果不是特殊的历史境遇,他们很难碰到一起,并且产生情感涟漪。文慧心搭乘范团长的运输车来到延安,这位时而感伤、时而感动、时而感慨的姑娘一惊一乍的表现,让范团长先是不满进而好奇,逐渐心生好感,他以写工作汇报的方式向她表白心迹,甚至误打误撞地以为文慧心接受了他的爱情,还敲锣打鼓地前来迎娶。这让文慧心惊诧、懊恼、抗拒。可是随着彼此了解的增进,文慧心对范团长的情感逐渐升温,接受了他送来的用子弹壳做成的钢笔,并且敦促他要常常写信。文慧心与范团长跨越文化、身份、性情差异,终于有了爱情的期许,最终却是生死别离。

第二组爱情关系是竺之奇与林逸萍。他们曾经是同窗,相互鼓励着奔赴延安,当林逸萍因一路跋涉而疲惫、气馁时,竺之奇热情高涨,给予她帮助和鼓励。对竺之奇来讲,延安是诗意、浪漫、梦幻的地方,是他与林逸萍放飞爱情、比翼齐飞的地方,他也曾经努力适应,接受现实,但最终还是染上了幻想破灭的哀伤,他要离开这一艰苦的地方。他苦苦哀求林逸萍与他一起离开,可是经历过战火烽烟的林逸萍,已经不是当初那位柔弱女子,她已经成为一只山鹰,要翱翔于苍穹。他们在情感上仍有太多的不舍,最终却在人生道路上各奔东西。

第三组是许翼飞与杨三妹的友情。许翼飞从河南老家奔赴陕北,为人耿直,他很欣赏从中央苏区一路走来的杨三妹。在一帮洋学生面前,杨三妹成了“土包子”。她目睹过太多的流血牺牲,心理上产生了应激反应,这位红色苏区的战地百灵鸟,因为失声再也唱不出“哎呀嘞”这种鼓舞士气的歌声。许翼飞尊敬她、帮助她,教杨三妹识字,终于使杨三妹唱响了心灵之声。这一声“哎呀嘞”,既联通了红色文艺传统,也吼出了现实斗争的气势。

四是在艺术总体效果方面,该剧努力实现高质量、现代性的艺术呈现。此剧力图塑造延安鲁艺文艺战士的光辉群像,多点、多面地反映他们与时代共进、与人民同心的精神风貌。在人物关系方面,编剧力求一人一面、各不相同,行动线索彼此交织、交互联系。

image

《延水谣》将写实与写意、浪漫与现实进行有机结合,对于毛主席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前后,延安的社会历史状况、所面临的战争形势、鲁艺的教学情况、人员构成、学员的思想进程等,都做了有历史观照、有当代意识的艺术反映。此剧人物众多,点面结合,内容丰实,气势磅礴。女教员舒朗、留学归来的画家沙茫、农村大爷梁老汉,都表现出比较鲜明的性格特点。

此剧穿插了一系列延安时期的革命歌曲,如《二月里来》《南泥湾》《保卫黄河》等,还增加了戏中戏的成分,如《安娜·卡列尼娜》、民间小戏、《兄妹开荒》等,不仅以互文方式强化了戏剧的内在张力,烘托了历史氛围,而且满足了人们的怀旧情绪,形成了感人的艺术效果。戏剧结尾处,《白毛女》演出成功,深受老百姓欢迎,侧面地展现了无产阶级文艺路线的胜利,以及青年文艺工作者从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转变成为人民大众服务的无产阶级文艺战士的喜人结局。

(作者系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所长、北京市文联特约文艺评论家)

更多精彩资讯,欢迎关注文化交流网 www.whjlw.com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文化交流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