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贺“百龙传说:五龙山剪纸艺术甲辰展”

  来源: 永林书院 甲辰春 西安

2024-04-02 09:08:50

字号
为了纪念甲辰龙年,永林书院策划和组织此次“五龙山剪纸艺术甲辰展”。五龙呈祥,五彩纷呈,演义百龙传说,勾起了我对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思考。

永林书院

甲辰春 西安

image

为了纪念甲辰龙年,永林书院策划和组织此次“五龙山剪纸艺术甲辰展”。展出时间为甲辰全年,分别在五龙山,银川和西安择时集中展出。此展由五龙山剪纸小组成员王明莲、王海英、吴慧、张汉琴、康二如、刘静、梁青山、吴士梅等创作,分红、黄、黑、白、绿五色,共推出一百条龙的剪纸作品。五龙呈祥,五彩纷呈,演义百龙传说,勾起了我对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思考。

image

五龙纷呈,百龙传说。五龙山村是陕北一个普通的小村庄。当地人一直流传一句话“先有五龙山,后有白云山”。传说很久以前,天降五色祥龙到此山,分别是黄龙、红龙、白龙、青龙和黑龙。从此,此山被起名为五龙山。五条祥龙在此生活一段时间后,就分别去了不同的地方。白龙飞到了佳县的白云山;青龙飞到了横山区青云山;黑龙飞到了榆阳区镇川的黑龙潭;而红龙飞到不远处卧龙寺,黄龙留下镇守五龙山。从此,五龙山就被人们称为神山。“先有五龙山”一说,正是当地信众对五龙山香火旺盛、盛极一时的场景怀念,也反映出当地百姓对五龙山拥有悠长历史的一种自豪。此次百幅剪纸作品分五种颜色展出,正是对五龙山历史传说的暗合。

image

穿越洪荒,恐龙记忆。从久远到更久远,龙是古人类穿越时空的记忆。从恐龙时代到人类时代的遐想,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在没有甲骨文以前,中华民族先祖在距今约6700年(那时还没有文字),就在—件陶尊腹部装饰有猪首蛇身带翼的类龙纹样(内蒙古敖汗旗兴隆洼出土夹砂磨光褐陶尊,是我国已知的最早装饰类似龙纹的器物,属赵家沟文化),这条龙头部似猪,长嘴,前尖,鼻端上翘,细眼微眯,獠牙毕露。身子似蛇,饰有鳞状纹。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我国考古工作者在河南濮阳西水坡一座距今约6500年的仰韶文化大墓中,也发现了形体巨大的蚌壳龙,昂首,曲颈,弓背,长尾,前爪扒,后爪似要腾空跃起。这些龙形象,应该是古人所见到的爬行动物形象,其中包括恐龙。古人已经发现了恐龙。虽然骨骼化石埋在地下,但是产出后的形态,古人完全可以把它描绘成什么动物,因为当时没产生文字。正如我国著名考古学家王大有先生在《龙凤文化源流》中所说的那样:“龙被古人公认为最原始的祖先,可能还是恐龙,古人以具有四足,细颈,长尾,类蛇、牛、虎头的爬行动物为龙,这可能是古人当时见到并描绘下来的某种恐龙形象。”到了商周,甲骨文“龙”字就诞生了,这个像形文字“龙”字的产生,应该说与爬行动物(含恐龙)有直接的关系。先人们为构造自己心目中龙的形象,他们选择了恐龙、蛇、牛、鳄、鹿,鹰等古今动物为素材,创了“龙”字,塑造了中华民族传说中的神异动物“龙”。正如中国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研究员王志远先生所说:“龙是古人类对曾在华夏大地出现过数种真实动物的记忆,经过时间的润饰逐渐艺术化、图案化,并融入了民族的审美追求和精神力量,成为一种可以行云布雨、飞临九天的灵兽”。

龙凤呈祥,饕餮之美。龙从洪荒时代穿越而来,成了中华民族先民的共同记忆,走入神话,成为图腾。在图腾崇拜阶段,蛇是龙的雏形,龙则是在蛇的基础上延伸发展的一种形象。闻一多在20世纪40年代《伏羲考》中提出,原始人都有图腾崇拜,每个部落崇拜的图腾都不一样,但是都以各种动物为主,有的是蛇,有的是羊,还有的是牛等,龙的原型是蛇。这个部落在当时十分强大,在消灭了其他部落之后,就把他们图腾上的某一个部分加到蛇身上,最终形成鹰爪,蛇身,牛角,鱼鳞的中国龙的形象。中国远古的这一大部落把龙视为图腾,作为自己部落的祖先和标志。从此,中华民族走进一个龙凤呈祥的时代,并逐渐和巫术结合,展现出饕餮之美,威严和吉祥并呈。饕餮的特征是,它把兽头表现为好像被从中一剖为二,两半各向一边展开,又在鼻子中央合一。如果将两半合起来看,便是一个十分完整的饕餮。而从正面看,其两眼、两耳、两角和下颌表现了两次——正是两条完整的龙的侧影。饕餮纹给人一种令人生畏的感觉,显然具有了由龙身上得来的“神秘”“神奇”“有力”“感人”的大力量。此时的龙,或作为开天辟地的创生神,与盘古齐名;或积极参与了伏羲女娲的婚配,从而繁衍了人类;或帮助黄帝取得了统一战争的胜利;或协助夏禹治理洪水,为千秋万代造福。

image

人神分离,有龙则灵。夏商以上,龙甚至是被人豢养的宠物。《左传•昭公二十九年》有云:“古有畜龙,故国有豢(huàn)龙氏,有御龙氏,乃扰畜龙,以服事帝舜。帝赐之姓曰董,氏曰豢龙,故帝舜氏世有畜龙。有陶唐氏既衰,其后有刘累,学扰龙于豢龙氏,以事孔甲,能饮食之。夏后嘉之,赐氏曰御龙,以更豕韦之后。龙一雌死,夏后飨之…”龙可以被豢养,甚至被食用。相同的记载在《左传·桓公五年》和《述异记》中进一步得到了证实:“凡祀,启蛰而郊,龙见而粤,始杀而尝,闭蛰而蒸——“一青龙堕于宫中,帝命烹之。”不知从何时开始,龙的数量就大大减少了。对此,《左传·昭公二十九年》还做了解释:“夫物物有其官,龙,水物也,水官弃之,故龙不生得。”龙属于水中之物,在地球上生存不下去了,被水官抛弃了,所以它们就不再生出来了。为什么龙难再被见到?有人认为人的神性消失了,肉眼凡胎的人类再也看不见另一个次元的生命。一直怀念人类的巫性文明时代。那时人的潜能无限,已近通灵。据《山海经》记载,约公元前4000多年的上古颛顼帝时期,发生了一件政治改革大事——绝地天通,即天地分治、神人分治,从神人混杂变成神与人各司其职,互不干涉。商周艺术中的动物纹样实际上是商周艺术所有者通天的工具。张光直在《美术、神话与祭祀》中说,天地之间,或祖灵及其余神祇与生者之间的沟通,要仰仗巫觋;而祭器和动物牺牲则是天地沟通仪式中必须配备之物,从而实现天地神人交通。因此我们必然得出这样的结论:商周青铜器上的饕餮纹样,龙的其图像,是协助巫觋沟通天地神人的形象。

龙为神圣,皇家威风。一个朝代的正统性,往往会通过继承上一个朝代的标志性物品或者图腾来宣示。例如夏商周会用九鼎来宣示其正统性,而秦后则会以传国玉玺来宣示其正统性。而龙作为人祖伏羲氏的图腾,作为宣示其正统性更是一脉相承的。所以古代皇帝才特别喜欢把龙作为皇权的象征,因为龙是最早的正统性的图腾。龙与王权相结合的例子见于《史记·高祖本纪》中关于刘邦相貌的描写,“隆准而龙颜, 美须髯”,刘邦利用人们对龙的崇拜,借龙的权威树立自己的威严。到了汉文帝《史记·外戚世家》中又记载,薄姬“梦苍龙居吾腹”,表明此时的统治阶层已经意识到龙对王权威严的影响力,自此以后,将龙纹视为王权的象征,只能皇家独享,平民百姓不得应用。此时的龙,在中国文化中被视为权力的象征。古代人认为龙是至高无上的皇帝的象征,皇帝被称为“真龙天子”,他的权威和地位无人能比。这种观念在古代的文学、艺术、建筑等各个领域都有所体现。例如,古代的皇宫、陵墓、庙宇等重要建筑上,都会有龙的形象出现,以彰显皇权的威严。

image

龙王显灵,造福人间。对龙的神灵崇拜自古就有,古代中国人认为龙是雷神,可以带来雨水滋润大地,使万物生长,于是古人把龙进一步神化。龙的宗教化,就是宗教中对于龙的崇拜,比如道教里的龙王信仰和遍布各地的龙王庙。还有佛教中最为大家熟知的天龙八部,龙在古印度,是天神身边精勤修行的护法神,他们具有威严和智慧,因以善心护持世间,所以八大龙王不受“生老病死”四苦,受到世间人的尊敬和供奉。龙,是中国古代先民创造出来的神灵动物,在历史长河中留下了丰富多彩的印记。“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史前时期有迹可循的“龙”也各具特色,成为中国古代龙文化中一道别样的风景。无论是红山文化的猪首玉龙、半坡文化的水中鱼龙、庙底沟文化的伏地走龙,还是陶寺文化的蜷曲蟠龙,史前先民以他们崇敬的一种或多种动物精灵为原型,注入浪漫而夸张的想象,塑造别具一格的龙文化。远古“中华龙”虽变化万千,但其表现出的突出文化共性,却成为中华文明“多元一体化”的真实写照。

龙的传人,流光五洲。西方也有龙的传说,但西方的龙不同于中国的龙,西方的龙往往集各种凶恶于一身,专干害人的事情。当代中国对龙的理解,并非帝王所专有。龙又象征着自由欢腾,所谓“金龙献瑞”、“龙凤呈祥”、“龙飞凤舞”、“龙腾虎跃”,说的就是这种祥和幸福、欢腾自由的景象。中国的龙则是集各种能力于一身,象征着中国人对自由的向往和追求,所以中国人常常自称为“龙的传人”,彰显着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和精神特质。易经是中华文化的源头活水,易经演绎着中华民族最深层的心理结构,并引用龙的变化,揭示人的成长过程。易经揭示的人生六个阶段:潜龙勿用、见龙在田、终日乾乾、或跃在渊、飞龙在天、亢龙有悔。我们可以将此喻为人生的六个阶段,即:潜伏时期—初露头角—勤学苦练—掌握时机—理想实现—功成身退。人的一生就是在这六个阶段中不断循环,谁能真正做到这几点,自然是完满而幸福,堪称完美!对个人修养志向和修养的关照寓意,以王安石最为典型。王安石《龙赋》,龙之为物,能合能散,能潜能见,能弱能强,能微能章。惟不可见,所以莫知其乡;惟不可畜,所以异于牛羊。变而不可测,动而不可驯。则常出乎害人,而未始出乎害人,夫此所以为仁。为仁无已,则常至乎害己,而未始至乎丧己,夫此所以为智。止则身安,曰惟知几;动则物利,曰惟知时。然则,龙终不可见乎,曰:与为类者常见之。此文以龙德喻人德,反映出王安石青年时期就已经对儒家思想和道德境界有着极其高雅的执着追求。

image

龙的精神,化归四海。中华龙的演义过程,体现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形成过程,也反应了中华民族的思维特质。习近平总书记中央第二次新疆工作座谈会提出"牢固树立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到中央民族工作会议提出"积极培养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再到党的十九大提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中华民族共同体是中华各族人民在长期历史发展中形成的政治上团结统一,文化上兼容并蓄,经济上相互依存,情感上相互亲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的民族共同体,是建立在共同历史条件、共同价值追求、共同物质基础、共同身份认同、共有精神家园基础上的命运共同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立足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历史与基本国情,统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对中国新型民族关系进行深邃思考,创造性地提出“中华民族共同体”理念,深刻揭示了“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对于新时代民族团结与进步、建设中华民族现代文明、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理论价值与实践意义。新时代“中华民族共同体”理念的重要内涵“中华民族共同体”理念不仅追溯了中华民族历史形成过程中在疆域、历史、文化、精神方面的“四个共同”,还包含要引导各族人民牢固树立“四个与共”(休戚与共、荣辱与共、生死与共、命运与共)的共同体理念,以及推动各民族对伟大祖国、中华民族、中华文化、中国共产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形成“五个高度认同”等重要内容。具体到民族工作的实际部署,不仅必须处理好共同性和差异性、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和各民族意识、中华文化和各民族文化、物质和精神这“四个关系”,还应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加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尊重差异、包容多样,让各民族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手足相亲、守望相助,实现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

image

谨以此文,纪念甲辰龙年,祝贺五龙山百龙剪纸艺术甲辰展成功举办!

更多精彩资讯,欢迎关注文化交流网 www.whjlw.com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文化交流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