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图书推荐读者推荐一窥大师的“朋友圈”
一窥大师的“朋友圈”
2019-01-04 10:17:29 来源网站:文汇报 本站编辑:邵青铖 
分享到:

DS71231_p22_b.jpg

《柴德赓来往书信集》柴念东编注商务印书馆(二○一八年六月版)

1990年,陈智超先生整理出版了其祖父的《陈垣来往书信集》,2010年,又推出了《陈垣来往书信集》(增订本)。作为陈垣学术重要继承人的柴德赓先生,其往来书信之价值,自不待言。新近,柴念东先生整理出版了其祖父的《柴德赓来往书信集》(以下简称《书信集》),从书名上可以看出二者的渊源。《书信集》的出版,公布了大量未发表的往来书信,为研究近现代学术史,提供了鲜活的第一手资料。

据《书信集·编辑说明》,“共收录了155人(单位)的478通书信、诗札,跨度从1930年代至1970年代”。通信往来最多的属柴德赓的妻子陈璧子,达82封,从中可以看出这对患难夫妻的感情之深。师友之间的往来书信,最多的当属陈垣与刘乃和。陈垣先生是柴德赓的恩师,师生书信往来,多半是探讨学术。刘乃和是陈垣先生的弟子,和柴德赓谊属同门,两人之间书信往来,除了学术,谈论更多的是关于他们的老师陈垣先生。此外,这部《书信集》中,通信较多的还有孙功炎、陈乐素、陈伯君、邓之诚、台静农、周祖谟等等。可以说,这部《书信集》是柴德赓朋友圈的一个缩影。

这些书信,提供了诸多新鲜史料。如柴德赓与妻子陈璧子的往来书信,涉及了不少柴德赓身后名著《史籍举要》的构思和写作过程。又,周祖谟先生在1945年10月23日致柴德赓函中写道:“小弟而今只知道自勉,所幸治学的范围就前稍广,要写成的书有下面几种:《说文校笺》《方言校笺》《释名笺疏》《等韵学》《中国文字学史》《比较训诂学》,而最有意思的是《洛阳伽蓝记校注》(因为带有玩票儿的性质),此书之作自洛阳陷落以后才动念,其工作约分五类:一、校勘;二、历史;三、地理;四、佛典;五、文藻。今年之内就可以全部完成。此数年复写成短文数篇,《学志》上每期多少总有一篇,真可以说不知自量了。《伽蓝记注》自以为大有意思,其次是《方言校笺》,俟有暇抄略一段呈老兄指点、批评。可惜你不在这里,不能随时求教。我很想念从前论文之乐,不免常常慨叹。”里面提到正在写作中的《洛阳伽蓝记校注》,1958年出版时改名为《洛阳伽蓝记校释》,是周祖谟最为享誉的代表作。从这封函札中可知,周祖谟之所以写此书,是受了抗战时期“洛阳沦陷”的刺激,这与其恩师陈垣先生的《通鉴胡注表微》一样,都是抗战时期书生报国的一个具体体现。另外,从这封函札中提到的写作计划,可以看出刚过而立之年的周祖谟在学术上的雄心壮志,只可惜后来由于种种原因,里面的写作计划只完成了一部分。然而,就是这完成的一部分,如今都早已经成为了学术经典。

作者:王江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