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海外文化中心文字教学是华文教育的红线
文字教学是华文教育的红线
2018-11-07 12:28:41 来源网站:中国文化交流网 本站编辑:岚玉 
分享到:

印尼华文教育的方向是属于华族自救的本族(母语)教育,势在必行。印尼华文教育问题错综复杂,应从千丝万缕中抽出一条红线,就是回归华文教学的传统教学法。 

印度尼西亚位于东南亚,北靠南中国海,是中国的近邻,印尼人口2.6亿,华人占百分之三,约有八百万人,是海外华人人数最多的国家。远在1690年印尼华文教育即已开始,而1901年间,巴城中华会馆中华学校的创办, 是印尼近代学校的开端。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新中国成立时期,印尼华文教育已具相当规模,全国共计华校600多所,学生27万余人,教师6000人。但是,这么优越的教学资源,却在1965的政治变故中,顷刻间化为乌有。如所周知,当时的掌权者,全面禁止了华文书籍报刊,取缔华校、华人社团,命令禁止所有华文文字的运用,从而完全彻底的从根源上切断了中文文字的传播,也就等于切断了传承中华传统文化的延续之路。

2000年,印尼政局的变革给华文教育的浴火重生创造了条件,然而经过三十二年的文化摧残,进行教学的软件和硬件已不复存在,在新的环境下一切都必须从头再来,更重要的是在长期高压下,人们产生的扭曲心态是恢复华文教育最大的阻力,这其中包括对汉字的生疏、回避、畏惧甚至鄙视等,与此相反,愿意重拾华文教育的有识之士,过去的华文老师,还保留中文水平的原华校高、初中生却以无比的炽热之心投入到华文教育的行列中来。

另一方面,中国国家整体实力的发展以及对外汉语教学的推行,给印尼华文教育的复苏创造了契机。多年来,印尼华文教育单位先后与中国汉办、侨办,以及其他教学单位建立了多项合作项目,引进了中国志愿者教师、外派教师进行支教,也不断地对本土教师进行教学培训的活动等等,如此密集的教学调控理应给印尼华文教育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前景发展,然而,迄今为止差不多二十年的时间,印尼华文教育并没有取得长足的发展,对华人来说看到的却是一幕幕令人惆帐的景象。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我们的华文教育,到底教对了没有?华文教育问题能否持续发展?我们探讨研究如何应对现实困难,找出华文教育出现滞缓,陷入瓶颈的原因,则应以主人翁的立场为前提,实事求是,解放思想,重塑教学理念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出路。

一、 教育的定位

时至今日,印尼六十五岁以下的华人都不谙华文,不会讲华语,在现实生活中以印尼语为第一语言,意即在华语消失的漫长岁月中,印尼国语及其方言已经成为华族的母语,鉴于此因,历届华文教育会议,都把华文教育定位为第二语言教学。因此对华人族群来说学习华语只是一个选择性的语言学习,而不是必须学习掌握的民族语言。因此这就背离了进行华文教育的初衷,而使教学理念及其所有政策出现了偏向。

我们虽然搞了几十年的华文教育,但本身对华文教育的理念还是很不明确的,究竟是华文教育还是华文教学,抑或是汉语教学都是混淆不清的。这种现象自然不是偶然形成的,印尼华文教育的复兴正值中国改革开放经济整体实力强盛时期,为国策之需推行对外汉语教学,正好弥补了印尼华文教育的不足之处。在国际汉语热的大环境下,中国对外汉语教学不论是在教学模式、方法乃至教材上,都呈现了强势的单边作用,而所在国的华文教育机构(包括官方教育部门)只是起了配角的作用。汉语教学在所在国的教学政策与措施,包括师资培训、教学评估与考量,多以采用中国标准来进行,虽然与当地教学机构共同合作,提倡教学的本土化,却仍对本国的汉语教学起着主导作用。然而世界各国国情有别,对汉语的需求不尽相同,而且汉语教学只是当地外语教学的一个组成部分,汉语教学的发展终究取决于当地政府的教育政策以及当地教学机构对汉语教学的支持力度,而应把与中国积极推行的对外汉语教学当做两码子事来看待,跟“汉语热”的说法是没有多大关系的。中国对外汉语教学在国外只能是作为各国开展华文教学的一个助力,而非原动力。对外汉语教学只有与所在国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上,建立教学互动机制,调动和利用所在国的教学资源,使之转化为推动汉语教学的积极因素,使外国人从教学上的被动地位转变为主动角色,才是汉语教学顺利走进各国的最基本条件。

印尼的华文解禁发生在苏哈托倒台以后的民主改革,同中国的改革开放并无直接联系的。因此,浴火重生的印尼华人是否复兴华文教育、传承本族文化,是本身的责任问题,并不能假与他人之手,换句话说,即使不出现一个强大的中国,我们的华文教育也不会因为没有外来援助而放弃。因此我们认为,对外汉语教学与华文教育在性质上是有区别的,前者是准语言教学,后者是语言与文化教学,两者既有相辅相成的关系,却有不同的目标,而不是一体。这个概念必须形成。今天印尼华人在本族群华文教育上产生的诸多问题和困难,正是在教育的性质和目标上混淆不清造成的。

国际上进行华文教学的国家具有不同的国情,在宏观层面上,从各国政治、经济、文化多元化的角度去看,当地华文教学的定位是母语教学、第二语言教学、第一语言教学还是外语教学,都是所在国自行决定的问题。对外汉语教学提出的教育本土化,有赖于各国国情而定,由该国人士自主解决,别人是替代不了的。由于文化的原因,印尼华人成为推动当地华文教学的动力和主力,是毋庸质疑的,印尼华人在华文教育领域应具有主导性质的自主权。

国际上的汉语热确实是值得我们重视的机遇,然而“热”是表象,汉语热与汉语教学的成效并无直接关系。热是随时会冷下来的,而华文教学是必须冷静地、长期地持续进行。只有让华文教育走上正轨,才是保持汉语学习热度的最可靠保证。“如果我们错过了这个机遇,再想复兴比现在还要艰难,也可能没有机会了。”真诚希望各方能重视这个问题。

二、 教学理念

中国对外汉语教学原指对在中国的外国人的汉语教学,中国的经济崛起,顺应中国企业走出国门的需要,汉语已作为交际型语言向世界推广。因此,对外汉语教学在新的形势下,实际上出现了教学性质上的转变,走进国际领域的汉语教学是一个新的课题,必须实事求是地重新进行评估、考量和研究。

在世界各国掀起的中文学习热潮,是以外国人学习汉语为目的专业汉语教学,并无文化内涵在内,因此在某个层面上与华文教育是有本质区别的。经过多年的实践,一些中国专家开始发觉这一问题,指出要将“华文教学作为一门科学”看待,“华文所代表的是一个海外的特殊群体,它反映了华人华侨社会的群体认同感;“华文”同样体现着海外华人华侨社会的族裔认同感以及海外华人华侨社会的文化认同感,他们把中华文化看作是自己的生命之本、力量之源。”。鉴于此看法,引出了华文教育对华人的教育属性问题,基本上有以下观点:“母语作为第二语言的教学”;“含有母语基因的非母语教学”;“华文教育是面向海外华人的本族语教育”;“华文教学是第二语言教学”;“华文教学是区别于对外汉语教学的第二语言教学”;“华文教学属于特殊的母语文教学”;“华文教学是‘多样环境下’的母语教学”。这些论点反映出专家学者们研究的局限性,没有对海外华文教育(学)的性质得出共同观点,而这种近乎混乱的各异观点,正是印尼华文教育在教学上在多个交叉路口踌躇的原因。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的潘文国老师曾对印尼华文教育问题指出:“传承文化的是‘文’不是‘语’。从印尼可以看得很清楚,苏哈托政府实行‘去华化’,也是从去华文教育着手。印尼华人这么些年来说的还是华语。但华文不能传承下去,终究有一天会连华语也保不住。”这句话从中说明了两个方面的问题,其一是印尼华人今天的语言文化状况正是朝着这一规律发展;其二是华文教学是保住文字的教学,而不是口语教学。

我们现在所采用的对外汉语教学理论,以汉语口语教学为教学理念,引用汉语拼音方案,注重口语语音的训练,强调对语法结构及其规则的认知,并将之作为学习华语的启蒙教学,在语言环境尽失的印尼,已被证明不是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由于这一启蒙教学不符合汉语语言文字训练的规律和程序,除了印尼的北苏门答腊与西加里曼丹两个特殊华人群聚地区以外,汉语已经被认为是难学的语言而称之为“神仙语言”,造成学员的学习情绪低落,尤以华族子弟更甚。华人对自身语言退避三舍,甚至弃而不学已见怪不怪。

实际上,汉字是表意文字,具有记录思想、书写文章、传载历史的特性。汉字本身不能表音,它的表音方法是借助于汉语拼音或注音符号。从中国各地方言的歧异来看,汉字并没有起到记录语音的功用。汉字的表音功能是在作为统一文字的基础上附加上去的。各地方言都是在同一汉字的基础上发出不同的语音形成的。从这一现象来看,汉语语音反而是汉字的发音符号,是汉字转化为口语的听觉符号。既如此,汉字和汉语是两种不同的载体,有着并存在互相交错的关系,从本质上来看,汉语语音是为汉字服务的,是汉字的附加品。因此,这一观点引用到实际教学中,只有先学习文字才能进行口语音的学习,而不是相反。

根据我们的教学经验,直接用汉字教学正是汉语教学的启蒙钥匙。按照汉字的性质、特点和规律进行汉字教学,学生由笔画、笔顺,独体字,合体字的训练到掌握了一定数量的汉字以后,就会由量变到质变,即对汉字的感性认识提升到理性认识。由字到词,由词到句的组合就能得心应手,不必考虑语法成分的对应关系。汉字的语音教学则不宜着重,汉语拼音方案只作为汉字注音的工具,不作为练习发音和口语的工具。结果是学生对汉字学习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尤其在学会阅读短文以后,可以从文章中直接了解成语典故、民间传说等文化知识,更增添了学生们学习的兴趣,汉字对他们来说已不是难学的文字,这样就消除了“汉字难学”的心理障碍。

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外国人学习汉语的目的不外乎经济、贸易、就业等层面的考量,因此他们的学习目标只是点到为止,不需要过多的文化内涵,这就决定了当前对外汉语教学的肤浅和表面性,很难达到对语言实质的融会贯通,更毋庸提及中华文化的传播了。但对于具有华夏血统的华人,更需要的是华文教育的文化内涵,借以恢复本身的族群(母语)文化。华族的文化根源是中华文化。华语是中华文化的载体。所以,在华人圈子里所执行的华文教育应该是母语的再教育,而非对外汉语教学。

综上所述,印尼华文教育的方向是属于华族自救的本族(母语)教育,势在必行。印尼华文教育问题错综复杂,应从千丝万缕中抽出一条红线,就是回归华文教学的传统教学法。道理很简单,传统华文教学就是学习华文文字的教学,忽视传播文字的作用,不能保存文字,语言教学只是一具空盒。

三、任重道远

法国白乐桑先生指出:“汉语最大的独特性在于其和拼音文字相较之下,它的文字本身独自拥有的非表音特质。这使得汉语教学需要在第二外语教学领域中开发自主独有的教学法,不能以表音文字的教学法以灌之。”从印尼华文教育的教学实践中出现的种种不尽人意的效果,说明对外汉语教学采用表音文字教学法的理念,是背离了汉语特质的独特性,理应探索出有别于第二语言教学,介于汉语本质传统的教学路子。

中国将汉语教学转变成(其自认为)适合外国人学习的西方语言教学方法。这种转变抛弃了汉语作为特殊性语言的传统教学法,而追求所谓的语言普世性的语法、语音、词汇教学法。在世界范围内加速了向外推广汉语的步伐,对汉语教学法的调研也随着各国国情的不同而复杂起来,但出版的上千件教课书都是口语为主,辅予汉语拼音的教材。在汉语教学上只注重口语(会话)撇开文字的教学理念仍然是教学的主轴,这一现象仍然困惑着印尼华文教学工作者,在似是而非的状态下进行华文教育活动,是今天印尼华文教育的真实写照。

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人们对华文教育的需求有多大,已经不为我们的意志所转移。在印尼要不要华文教育,需不需要华文教育,对华族群体来说已是见仁见智的问题。恢复对自身文化的认可,招回民族灵魂的工作,自然不是三心二意的规劝所能奏效的。综上所述,我们很难持有乐观的情绪,各种媒体上描述的教育美景,只是给事实真相添加了让人扑朔迷离的色彩,使一部分人产生了虚无的乐观,总是希望于借助国外庞大的教育资源来搞自己的事,当然这是不明智的。

华人世代居住印尼,如何搞好华文教育,亦应有自身的立场,根据客观事实,引出思想、道理、意见,提出计划、方针、政策、策略、方法,才能把事情办好。重视天时地利人和各因素的处理,才是搞好华文教育的唯一出路。今天参与华文教育者未能培养出年轻接班人,而以高龄人居多,从传承华人文化的理想为目的,显然是任重而道远,这批人已属最后的坚守华文教育的堡垒,如若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否则印尼华文教育的面貌将彻底改观。

\

叶联强(印尼中爪哇省华文教育协调机构副主席)在新时代汉字教育创新论坛演讲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文化交流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20181015348643.jp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