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作家之窗窦文彬:人文源薮冯三村(二)
窦文彬:人文源薮冯三村(二)
2018-05-12 23:17:32 来源网站:中国文化交流网 本站编辑:贾望 
分享到:

7.jpg

沣桥古会

沣桥又名文昌桥、西高桥,建在冯三村西500米处的沣河上,长116米,宽5.4米,为28孔碌轴柱墩桥、元木梁、木桥夯土面,因在西安西,故称西高桥。原桥建于明嘉靖年间,《西安明清词典》记为:沣桥建于明永乐十二年(1414年),明弘治五年(1492年)又架木重修,时桥高一丈五尺,宽两丈余,可两车并行而过,清代也曾重修和改建。是沣河两岸十村八社百姓集资捐粟修建,高桥西头矗立的十余个石碑记录着捐款人的功德。咸丰时重修,时人为颂扬修桥者功德,各村为其树碑以记。桥西头大概在路两边有十几通石碑,桥东头也有两三通。记得桥西头路南有一通最大的石碑,大概有4-5米高,厚度有20多公分,碑座是大大的寿龟,碑帽双龙相向,二龙戏珠,中间有“皇清”二字,碑身乃是正文和各村社捐款人名。记得有位叫史忠的捐款人名在中间偏上,似乎字也大,大概是捐款最多的缘故吧。“寄语客家牢守寒窗空寂寞,远避迷途退还莲进返逍遥”是镌刻在桥头石碑的一副楹联,这上联宝盖,下联坐车的楹联其内容大概应和佛门有关,我无法考据其出处也难解其意。高桥于1964年补修,毁于1985年沣河发大水。沣河桥东头的石桩上镌刻有“东至省城四十里,平康不羡公孙惠”的字样,是说自从有了西高桥,人们连制造渡船的公孙氏也不羡慕了。沣桥古庙无疑是一方宝地,清人白纶留下穿越时空的诗歌《沣提榆柳》曰:榆钱柳絮弄柔条,垂城长堤碧水遥,驴背诗思饮不尽,灞柳风景在沣桥,沣桥就是冯三村西头架设在封河上的西高桥,咸阳八景之一的沣提榆柳便是冯三村的一道亮丽风景。西高桥是明以来沣河上的主要桥梁,是东去古都长安的关节渡口,是兵家西去的咽喉之地。这座古桥为朝廷和百姓服务四百余年,至今,当地百姓对高桥的恩泽和福音仍记忆犹新。高桥虽已毁二十六个春秋,我仍如游子思念母亲,学生怀念母校般耿耿惦记着它。高桥的风采仍留下诸多思念,高桥下的一湾清流仍给我勇往直前的信心。

\

(早期沣河桥遗址)

沣桥古会是由每年农历三月十五日起会,直至搭镰割麦结束。冬会由农历十月十三起会,腊月初八休会。会址设在冯三村河西的百十亩土地上。由于这里是咸阳、长安、户县的结合部,又有长安西去户县,北去咸阳的高桥连接,交通四通八达。这里原是蒙、甘、秦、晋的骡马交易大会,也是四省区农贸物资交流大会。遇会期间,这里便成了货物与商贾聚集之处,数百年来享誉三秦。由于古会规模大、商贾多,所以桥西头便慢慢的建有客站、驿站、面馆、茶馆等等。到了清代,这里商业日臻繁荣,有占地二十亩的骡马市,有占地百余亩的木材、木器、竹器、山货、粮食、蔬菜、桑麻、布匹、瓷器、碗碟……市场。在我印象中最深的莫过于五十年代中期的高桥盛会,记得在1956年的高桥古会上,那一片黑压压的逛会的男男女女,熙熙攘攘。男人们多为骡马、木料、杈把、扫帚讨论还价,襟下、袖中屈指商讨;女人们则为布料好坏、碗碟质量争执不休;也有大姑娘们为花布的颜色艳淡比比较较;孩子们则围在卖糖葫芦、炒荞粉等零食摊前递钱拿货。古会人来人往、沸沸扬扬、吵吵嚷嚷,那戏台底下看戏的人们拥拥挤挤。那古老的西高桥仍不眨眼的记录着这里数百年的市场变化和喧嚣沸腾,整个古会热闹得无处宁静,唯有那古老的沣河在静静的流淌着,永不停息地流淌着。上世纪九十年代,高桥乡政府利用“高桥”的盛名,招商引资,繁荣地方经济,把会址移至现高桥乡政府所在地——曹坊村,一年两会也改为仅是农历三月十五日起仅一周的物资交流大会,其规模很难和昔日高桥古会相比。

沣河古庙

相传远古时候大禹治水,治理沣河成为其最好的政绩。禹王带领先民疏通河流渠道、排水导流,而且植树种草、固沙护堤,功绩很大。《诗经•大雅•文王有声》记载:“沣水东注,维禹之绩。”后来人们又在沣河出山的河滩之西,建起禹王庙宇用来祭祀。民间有这样一则故事:上古时候,天宫诸神召集大小河流龙君开会,沣河、泾河提出申请,要求流入渭河。渭河龙君大惊失色,拒绝接纳。言其两河“家眷”太重,渭河承受不起。泾河龙君坚持不丢家眷强行入渭,渭河龙君委实不悦,当着天宫诸神的面又不好拒绝,只好忍气吞声。所以到现在,两水并肩同流,拒不相溶,离心离德。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泾渭分明”。沣河龙君乖巧不拗,主动提出自己入渭不带“家眷”,固沙净水,清澈礼让。率先治理沣河,开掘“三渠”、“三淀”、“三滩”和“一河一林”。天宫诸神听罢无不感动,纷纷建言献策帮助沣河龙君,还旨派禹王出面直接协助沣河完成此任。自此,沣河之滨就开挖了“三渠”,即里兆渠(原灵沼渠),沣河与灵沼河中间之渠;沣河和滈河中间的张旺渠;贯沣河与流沙河中间的严家渠。“三淀”,即疏通河道,淀沙固沙,又修通船渡码头,也叫“三渡”成为现今的南丰店(淀)即上南丰、中丰店(淀)、北丰店(淀)(今斗门新庄村)。“三滩”即梁家滩、河头滩、韩麻南滩。“一河”即流沙河,今名沙河或曰排沙河。“一林”即栽植柳树,固定流沙,盘根绕枝,蔚然成林的现今灵沼柳林庄。天宫神仙大喜过望,潺缓淌怀,欢迎沣河流入渭河。有诗赞曰:“秦岭山顶积白雪,碧波潺潺流凌泻,龙渠疏通连天地,感恩只把沣水谢。”又有人颂扬赋诗:“沣河沙疾锁田地,广植杨柳筑绿堤,荒滩水患慎林渠,引来春风度云霓。”冯三村就建在沣河下游的风水宝地。沣河沿途的寺庙很多,但与沣河相关的仅有四座。由南向北依次为:禹王庙,在沣裕口,是为供奉祭祀大禹治水而修。灵台平等寺,建在南丰渡。疙瘩寺,建在中丰渡。石佛寺,建在北丰渡。后来又修建文昌庙,又叫文庙,就在我村西边沣河桥头,是为供奉文王姬昌的,又有一说是供孔圣人的,因为孔圣人曾被封为文昌帝君。该庙早已废毁,无法考证。不管是祭祀文王的,还是祭祀孔子的,大概都有可能。按建村年代和修庙目的而言,我是偏重后者的,因为如是早期,大概应是祭文王的,而建村只有五六百年,又是为了文风昌盛,佑护后代文脉,所以是祭祀孔子这个文昌帝君,大概是文昌庙的来历。

千百年来,在中华民族的历史进程中,周文王圣德和自强不息的进取精神,被孔子以及史圣司马迁等世代以来的仁人志士,大为推崇和身体力行,所以文昌庙、文昌桥究其名源,只能让今后挖出、考出的遗存鉴定吧。按《明清西安词典》记载:禹王庙应在沣桥东,也就是西高桥东边的冯三村地域。看来这里古时曾有禹王庙,但作者多次采访,查无遗存,又无遗迹,也只能留给后人去填补这一空间。

戏剧与家伙(铜锣和鼓)  

善大是冯三村解放前的一位艺人。善大木偶是和郭北腊果、袁旗寨袁克勤齐名的长安三大艺人。善大的木偶剧团培养了一大批优秀艺人如班长杜怀忍,兄弟三人都是戏班子的乐队砥柱。王存石是兰州剧团板胡师、肘护八十表演精湛、名盖长安。省木偶剧团黑头赵玉山、眉县红杜金明都曾赴朝演出,都是由善大木偶剧团走出的。都为共和国的秦腔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解放后的社教运动、文革期间的宣传队也曾名震一方。

五十年代,有战省、刚刚、羊娃子、智爱等秦腔爱好者脱颖而出,他们十几岁表演的《打镇台》、《河湾洗衣》等就很受欢迎。

六十年代,社教工作组扶持了一个文艺团体,曾配合形势演出戏剧《三世仇》,《三月雨》等,活跃在民间古会、农村物资交流会上。

七十年代,文革期间为宣扬毛泽东思想,配合样板戏的宣传,又成立了“冯三村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排演《沙家浜》、《红灯记》、《红色娘子军》、《半夜鸡叫》、《枣林湾》等,有效地宣传毛泽东思想。

改革开放、世纪之交,传统剧成主要剧目,冯三宣传队也便成戏剧劲旅,人才济济,名震西咸。自编、自导、自拉、自唱,走出了一批年轻演员,活跃在四面八方、渭河两岸、西安、咸阳等地。

故乡传袭着一支规模庞大的锣鼓队,把敲锣打鼓的活动叫“敲家伙”。这个锣鼓队其乐器有鼓、锣、钹,以钹为众为主,有成百副之多。钹,是铜质圆形乐器,中心鼓起,两片相击做声,故乡人叫“家伙”。“家伙”一词指工具或武器。

“敲家伙”是故乡人人参战的文化活动。村民人心齐,家伙有凝聚力。逢年过节、年丰禾稔、或村中有需老少出动的活动,便都用敲家伙热身给力。

冯三家伙鼓点密集,节奏铿锵,气势宏伟,声音洪亮,以钹为主,钹边刃锋利,遇紧急情况可当作武器。尤其是村中遇到险情,以敲家伙组织老少,凝聚力量。一旦有事,锣鼓惊鸣,男女参战,老少出动,大事还用红旗指引。经常伴随敲家伙的还有一支仪仗队,彩旗林立,雄伟飘逸,声势浩大。

孝节牌坊 

王家巷练练家门口,立一座孝节牌坊,高丈二、宽丈八,碑底座尺五厚,上边尺二厚。三门一额,一色的青石材料,雕有“观音劝世”和“玉女散花”图。两只石羊卧于牌楼石柱两基。思虑精绝,布局巧妙,刀工奇峻。人物眉目神志,举手投足,无不传情达意,惟妙惟肖。花鸟虫鱼、游龙奔兽,个个栩栩如生,令人叹为观止。据传为清初一王姓,为官至郡令,在任时清正廉洁,死后其子守孝三年,不刮胡须。乡人为感其德,呈文省宪,上报朝廷,于王家巷街口建孝节牌坊一座,这也是冯三村美誉一桩。

作者简介:窦文彬,男,1947年生于陕西长安,曾任长安区人大常委会委员兼农工委主任。现任陕西省孔子学会理事、陕西省诗词学会会员、西安市文史馆文史研究员、长安区老科协副会长、长安窦氏历史文化遗产研究院院长。

从1980年开始在陕西日報、陕西农民报发表散文《华山游记》及诗歌。此后曾多次在长安报、长安开发发表诗歌、散文上百首、篇。在《长安诗词》发表诗歌、联句上百首、幅,多次为《秦岭》杂志撰稿。为《长安国学》、《窦氏春秋》撰文上百篇、并担任责编,(填补了姓氏文化窦氏文化的空缺)。

2004年为《中华窦氏四千年》撰稿。

2009年出版诗集《生命的浪花》。

2012年印刷《丰镐探宝》文集

2014年出版《爱我长安》文集、同年完成《寻访昆明池》文集。

2009一2016年为《长安百村》、《老长安》、《西安村落记忆》撰文上百篇,被誉为“老长安三剑客”之一。

近年来窦文彬老先生在饱受病后的折磨,仍然向政府建言献策。先后受长安区、西咸新区沣东新城所邀,为其献出“关于沣河流域文物保护”及“周、秦、汉、唐不可移动文化遗产”及景区开发利用建议,并且多数已被采纳使用。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