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作家之窗窦文彬:人文源薮冯三村(一)
窦文彬:人文源薮冯三村(一)
2018-05-12 23:08:02 来源网站:中国文化交流网 本站编辑:贾望 
分享到:

7.jpg

村名来历

溯源勾史故乡冯三村,已是零零碎碎的记忆。据《长安县志》记载:该村建于明初,属张旺里,故古代有写为张冯里,以最先为冯、姜、胡三姓人居此,得名冯三村。后来,窦、王、李、刘、权、杜等相继迁入此村,并于明时筑成一座城寨,彰显中国的建筑文化特点和防御功能。“唐塔、汉冢、明打城”,冯三村是明朝建的村寨,是严格按照周礼城建文化设计建造的。现属西安市长安区斗门街道管辖。

地域人文

故乡冯三村是斗门街道最西北角的一个村子,东临牛角村,南接张旺渠村,西边隔河是韩麻村、槽坊村,北边隔河是严家渠大、小堡子,东北与冯联连畔种地,现有村民小组12个,575户,2440人口,耕地3043.45亩,盛产玉米、小麦、棉花及瓜果、芦苇等,在百里沣河流域算是富村。

《诗经.大雅》中的《民劳》篇中“惠此中国,以绥四方”的诗句,是说最初的中国,只是周时的丰镐及其周围的地区,我的故乡即在丰镐的中间,大概算是古时中国的中心。

冯三因西边紧靠沣河,早年的沣河又是地上河,每逢秋季,阴雨连绵,沣河泛滥,村西二道堰西一片汪洋,黄色的怒涛汹涌翻滚,村子四周洪水四起,管涌冒水。所以村西由小西门外的小涝池到大西门外的大涝池,大水川流不息,流水至村北王家坟东折至去冯党村半路,归由南至北的张旺渠。解放前村子常遭水患,此渠常年排水,村民也曾有过这样的歌谣:“玻璃罩地一片明,村子四周水围城。田间地头鱼虫游,夏秋青蛙彻夜鸣。雨天泥屐穿着用,雨后村内湿气重,唐塔、汉冢、明打城,汉不留回立战功。”这段歌谣集中反映了冯三村的地域特征。冯三始建于明,按明时城廓式样修建,设城墙、城池、城门楼,有东、南、西、北四个门楼,东门楼有“紫气东来”,北门楼有“北望瑶池”西门楼还有“龙脉绵远”的楷书砖雕。东、西又设有小东门、小西门,共设六个门洞,南北因阴气过重,南门只设小城门。

该村呈矩形,南北长120丈、东西宽80丈,四周土筑城墙,高约丈五,底下宽约3米,顶部宽约2米,东西南北建有4个城门楼,为砖木结构,两扇木制城门宽约3米,门板厚六、七公分,东、西又设两个小门,均有城门洞。整座城厚实坚固,气势雄伟,城楼青砖黛瓦,飞檐立柱,东西门外门楣砖雕有字。街巷呈矩形盘龙状,街道绕东、南、北、小西门、西门、小东门六门曲折穿沿而过,中间有腰巷贯通。俨然一条卧龙盘踞城内。各城门开启,由各门设有专人完成,亦叫打更人。打更人按每日十二时辰的晚六时辰,用锣声按时打更报时、警示安全、开启城门。城墙外围有城壕,宽约两丈,深约丈许,壕中有水,可种芦苇,养鱼、浸泡造纸用的树皮、麻。城壕外芦苇连片,生长茂盛,民国末年城墙、城楼相继倒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后,水位逐年下降,城壕也平整成地,原城寨式村容也一去不返。故乡没有十字街道,只有10条丁字街道,从风水上讲就是和睦不分开。按四横两纵规划街道。因横、纵不通,东门偏南,所以把南边街道通称东门街,西门偏北,把北边街道称西门街。把中间街道称腰巷,把两纵分别称南门、北门。靠北边城墙的东西街巷道称马道,靠东城墙只有西向东半边街,腰巷向南住着杜家几户人叫一家巷,腰巷向北住权家一户殷实之家。

村内的大多家庭庄子座向是南北,四条横街都是南北座向,但非正南正北,北门稍微向东偏向,一则说窦家祖坟在东北方向,所以面向祖坟偏向了一些,一则说整体风水原因。为镇住风水,震慑妖魔,村子西北角在村外建有小庙,主尊黑虎灵官,东南角在村外建“四家楼台”。北门窦家人在清朝出了位进士,叫窦鹏,后来在蓝田县当县令,所以又在村子东北角建了“魁星楼”。魁星楼的石碑上刻有一手持斗,一手持笔的魁星,一应“魁星点斗,独占鳌头”的传说,以谢魁星给窦家的护佑和赐福。二则说,村子东南、东北两角人脉不重,需压住,所以村子东南角也修了一座“四家楼台”,以合此意。

村堡是明末打的城,布局工整,方正均衡。先人很注重风水,据说原选村址就是看中东有滈河古道,西有沣水,属“二龙戏珠”的风水宝地。其风水穴位和西安城相仿,属卧牛穴,南高北低,东上西下。天一下雨,村内积水由东向西,由南至北流入村西大涝池、小涝池再向北流去。村街仍按盘龙状修建。有一风水先生看了故乡的平面图说:你们村由空中俯瞰,是个寿龟,是长久不衰、千秋万代、福寿延年的风水宝地。改革开放前的房屋布局大都是四合院形式,房屋建筑大都是土木结构,取暖靠热炕,烧火做饭靠庄稼秸杆,生产、生活资料是大车、水车,牲口、磨子。四大农具齐全算是富裕人家。

解放以后虽城墙、城门楼相继破损、被拆除,但原街貌并未改变。直至改革开放至上世纪八十年代,重新规划,也是在原基础上规划为五横两纵的,只是南北座向的庄基稍向西偏移,取消了原东西座向的庄基,也改变了原南、北二门向西、向东稍偏(以子午线为准)的问题。

改革开放前,故乡的原貌是明朝修建的,完全按周礼建成,一般家庭都是按门房、上房,中间大都是偏厦、东西厢房,按四合院设计,整个布局工整和谐,渗透着中国儒家思想,深藏着中华民族古老灿烂的文化精髓;故乡原貌古朴、典雅,体现着祖国古建筑的精华。也是永远不泯不灭的记忆。解放前,穿衣也是自纺自织、自裁自剪、自缝自纫,至民国才有洋布,就是工业生产的布,出行交通也是靠骡马或自驾马车,是典型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

经济建设

六百多年来,故乡都是以农业和第三产业为主要经济类型。农业以粮、棉、油为主,兼有瓜果;第三产业以造纸和蓆箔为家庭副业。改革开放以前的故乡是个典型的农业村,集体经济时代,故乡多有“农业生产先进单位”的美誉。全村唯一的工业企业是“水泥预制厂”。另有一个“知青农场”号称一场三站,是“冯三知青农场”“农业试验站”“园艺站”“采砂站”。是相对富足的村子。由于地理、交通等重要原因,发展缓慢。随着集体经济的解体,集体厂、场也都不复存在。

进入新世纪以来,因其传统是农业单位,责任制又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粮食产量直线上升,粮食节余,卖粮粜粮是家家户户的事,全村一下子涌现200余户收粮卖粮专业户,经营小麦、玉米贩运。另有水泥包装袋加工生意,其余剩余劳力多以给建筑队打工为生。

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对新农村建设提出了“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的二十字方针,描绘出了一幅新农村的美好家园,故乡人民也向着这一目标迈进。

“道路通,万业兴”,1995年借乡道“落高路”的修建,硬化了由落水村到高桥乡的沙石路面,解决了长期晴天两脚土,雨天两脚泥的“难出行”问题。旧村改造进行了全面规划,把原来的“四横两纵”变成了以中心街为轴的“四个丰字”街道。宅基地标准统一为长9丈,宽2丈,面积为0.3亩的南北座向宅基,使群众基本安居乐业,也大大促进了生产的发展,有效地增加了农民的收入。

记得在共和国初期,坐落在故乡北门口东边,村子西北角和小东门有三个大石碾子,据说这是六十年前和乡亲们走的最近的石物之一。它是造纸工艺中碾浆的一道工序所必须的工具,直径两米有余,边缘是石槽,石槽上有个直径一米的滚子(圆柱状石头,对树枝进行重力碾压),用牛拉着沿石槽旋转,碾动着下边泡好的枸树枝。

直至上世纪七十年代,和故乡百姓生活走得最近的石磨、石碾才被机械化、电气化取代,至今在四、五十岁以上年龄的人们心目中还尚有深刻的印记。那拙朴粗粝的姿态,那原始笨重的旋转,还伴随着故乡勤劳、忙碌的人民,伴随着故乡的春花秋月,也形成了古老的乡村文化。

故乡的造纸工艺,一直是故乡生民赖以生存的传统副业,也得益于有护城河及村周围的小溪和村西的沣河、村东的张旺渠支流。因为造纸工艺的工序有一道是活水漂穰,没有“活水”是不行的。另外像“淘捣子”等作业都是离不开水的,所以说得益于护城河和周围的河、溪、渠水。

沣河两岸及溪、渠之旁的树种如枸树之类,也是造纸不可缺少的原料,所以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是这一传统工艺得以传承的主要条件之一。

作为村民谋生的途经和经济的支柱,这一工艺在故乡已流传至上一世纪六十年代的“人民公社生产队经营”,此前数百年一直是家庭作坊方式经营。三月十五、十月十三高桥古会是集中销售的机会,平时纸销往咸阳、西安及周边古镇。造纸人家设案焚香祭祀的是蔡伦,三月十五、十月十三古会也是造纸人家里的祭祀之日,家家焚香火以祭祀。

造纸的工艺流程有数十种,主要有掏枝扎把、蒸煮、河水漂穰、踏碓、淘捣子、操纸、晒纸、整理、打包打捆等。李家、窦家、王家都是造纸的大户,分别有碾枸树皮的石槽大碾子,其余小户主要是碾废纸的小碾子,单家父子经营的造纸的钱子(竹帘子),自产自销,连同修理,赖以生存。造纸虽是分户经营,但原料、生产、销售、加工也算是配套成龙。所以数百年来一直繁衍传袭。纸的品种有麻纸、草纸、长连纸、斗方纸、三五纸等纸型规格,以满足市场需求。纸的用途主要是书写、包装、祭祀及其他生活。纸质柔软,透气性好,办公单位、学校、商店、医院也都是主要用户,李家的纸还用于印刷。

百里沣河,沿岸造纸的村庄上游有北张村,下游有严家渠,中游可算得上是故乡冯三村,也都得益于河流、山川这些资源的自然条件。进入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水源短缺、林木被砍伐、造纸工业的先进技术,使这一传统工艺日益惨淡,终于灭绝,留下的只是零散的石槽、石碾还在荒凉的印记着这一传统文明。

编蓆与打箔子也是故乡的传统副业。解放前后,三四百户人的村庄,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家庭把编蓆作为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油、盐、酱、醋、茶的日常用品和添置家产都是靠副业来源。沣河堤岸,村子周围因水资源丰富,种植大片芦苇作为蓆箔的原材料,销售也是以西安、咸阳、三桥街和高桥会为市场。编蓆这一营生,虽然辛苦,但全家参战,老幼皆宜,这也是造就故乡百姓勤劳、智慧的战场、平台,也是故乡殷实、富裕的基本原因。

随着水位下降,芦苇生存条件萎缩,故乡人民瞅准新疆大片芦苇,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村里组织青壮年劳力到新疆砍芦苇,破成蔑子,打捆用火车贩运拉回故乡加工,打蓆这一手工业达到鼎盛时期,每天全村打五六百页蓆子,以满足市场包装使用,大大增加了故乡群众的收入,也提高了村民的生活水平。

教育事业

读书明理,请师课子的风尚在故乡弘扬数百年,也是冯三古辈从“崇文尚礼”、“学而优则仕”的信条中践行的文化传承方法,他们操守“耕读传家”的祖训,这也是该村地灵人杰的原因之一。民国初期,因新文化运动的影响,上世纪二十年代初,村中多次聚议在菩萨庙建立了正德小学,招收本村子弟在此读书。据乡老记忆,大殿设复式班,1名教师,只开设国语、算术两门课程。解放前,王厷伯、窦雨洲、杜攀章等儒林人物都曾求兰亭,在正德小学教书任教。后又增加两座教室,又加上图画、音乐。近百年来,在正德小学工作过的儒林人物为数不少,我本想为他们书功一笔,但因时过境迁,乡老口传,众口不一,我也知之甚少,难以考籍,终未如愿。我想他们在这里传播人格智慧的功绩将由他们的学生追根溯源,为他们树碑立传。

新中国建立以前,窦又新老先生中山大学毕业后,一直在长安等地从教,口碑很好。新中国建国以后,冯三的教育事业迅猛发展,由初小到完全小学,由庙宇到村东的冯三小学,学生人数由数十人增加至三百多人,至改革开放的80年代初,冯三小学变成了有三个初中班的戴帽小学,学生人数也增加至近四百人。周围村子也有慕名而来求学的,正德小学还造就了一批热爱教育的行家里手,仅任中小学领导的就有刘文卿、窦成文、王存德、王慎山、窦文彬、杜振武、王民孝、王志智、王智学、窦小龙、杜学彬、权占英、权占辉、王生云等,他们热爱后辈、献身教育、琢璞润玉、刮垢磨光、“福荫一方”。“正德启智”是父辈们的追求,是冯三人心存高远、望子成龙的永久夙愿。刘均良(1958——1978年),男,1978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为八四七零三部队战士。1978年5月在甘肃省白云区因公牺牲,被共和国追认为革命工作中的烈士。他也是由正德小学走出的、品德当旌的冯三英俊。由沣三小学走出的英才有刘世斌、李志英、王德斌、刘鼎山、刘百忍等。刘鼎山还为朝鲜的统一坚守朝鲜数年呕心沥血、立下里不朽的功勋,曾受到国家领导人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他们都是冯三人民的优秀儿女。

庙宇楼台

故乡有十条街,也有十座庙宇,1、桥头的文昌庙;2、村西的无量庙(被水冲后搬至村内东北角,解放后改为菩萨庙);3、小东门的菩萨庙;4、腰巷东头的关老爷庙;5、东门外的东岳庙;6、南门外的玉皇庙;7、南门内的药王庙;8、刘家巷的府君庙;9、西门内的马王庙;10、村外西北角的黑虎灵官庙。加之村北的魁星楼和村南的四家楼台,其庙之多、尊神之众,反映了宗教文化的昌盛,都标志着故乡人民对宗教的虔诚,对善良的寄托,对美好的厚望。虽历经数百年的沧桑,村中现存的菩萨庙初一、十五仍庙门大开,善男信女们仍毕恭毕敬、磕头烧香、祈福求吉。家家户户逢年过节,结婚祝寿,仍忘不了对土地、龙王、灶王的崇拜,香火不绝,寄托对美好、幸福的诉求。

村内村外有两座无量庙,无量即“阿弥陀佛”,故乡人称无量爷。无量庙拜祭无量神,无量神是大乘佛教的佛名,意译“无量光”,“无量寿”。村民是希望带来幸福,带来平安。也是教育人们诚实守信,正直为人,善待亲友,和睦相处。

黑虎灵官庙本是护法之神,故乡村外的西北角比较偏僻,多为土匪出没之地,后来战乱时又有刀光之灾,先人们认为那里阴气过重,就在那里修了黑虎灵官庙,以镇邪之用。

腰巷两头有两座庙,东头武圣关公庙,清时修,有大殿三间,门对腰巷口正中供台上数关公坐像红脸黑须、头戴王冠,五路胡须飘逸,相貌非凡,左边周仓持大刀旁立,右边关平掌印,四壁墙上笔画形象各异,栩栩如生,惟妙惟肖。这时关羽已被封帝,人们很敬重,以修其庙。西头祭祀文魁崔珏,修“地角(底君)庙”,也就是府君庙。其灵感传说颇多,又有魏征求崔判官让李世民死里逃生,多判两年阳寿云云。相传唐太宗梦与崔遇,以解朝中疑难,遂封号曰“府君之神”。宋太宗祥符三年祈祠有应,加封“地曹判官”,遣使论察。元延佑十年封为“护国西齐王”。府君庙建庙始于长安,故乡先人为传其德、为佑后人,为其修庙。庙前有钟,以警示召集群众。

查史知:崔珏,字元靖,隋末唐初乐平(今山西省昔阳县)人,贞观进士,曾任长子,为滏阳县令,因断案公正严明,名望很高,传说他“昼理阳事,夜断阴府”。有名的泥马渡康事,就是其中之一。所有受到崔珏府君庇护的君王都会虔诚地给他加封号,从唐朝的“灵圣护国侯”到北宋的“护国显应公”、“护国显应王”再到南宋的“真君”。崔珏的地位逐级升高,崔府君庙也逐渐遍及全国。元代戏剧大师王实甫的杂剧《西厢记》就是演绎了一出相国崔珏夫人郑氏携女崔莺莺、侍女红娘、扶其夫君灵柩路过普救寺,女儿莺莺与赴京赶考的洛阳才子张生寺中相遇,由红娘牵线做媒,缔结姻缘的传奇故事(见华夏寻根网《中华百家姓通鉴》崔氏卷)。

写故乡的府君庙,一是想说:我高中就读在长安府君庙,也就是现在的长安四中,原细柳中学校内,大概因崔府君佑护,那时我读书很有长进,也因情有所钟,所以我想重笔写府君庙;二是故乡的府君庙建在腰巷西头的刘家巷,大概刘家居府君庙近邻,得府君灵气之熏陶,自古刘家户在我村就文气茂盛,诗书世泽。解放后刘家又出了一个师级干部叫刘世斌,在共产党的军队里当了判官,因能公正断案,名望颇高,得到了共产党的重用。他的家族世代都有读书人,其弟刘世昌靠泥瓦匠手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供出三个大学生,村里人也称一门三状元。2000年后刘家户还有一位考入浙江大学,这是刘家乃至故乡进入名校的第一生,所以至今门头上“诗书世泽”的门楣,一直被珍惜保存。周围的王家也得府君灵气,仅解放后连出几个大学生。有一位女生后来还读研、读博。说来也怪,腰巷东头的老爷庙是武圣关公老爷庙,民间相传关帝有司命禄、佑科举、治百病、灭万灾、驱邪魔、祭冥司、招财宝、护商贾等多种法力,成为“万能神”。陈治华是老爷庙对门“一家巷”头一家的养女,原本是城里人,想受神保佑,幼时她父亲专门寻找靠老爷庙的人家寄养。因得灵气,六十年代参军入空军学院,在空军某部任团长,后又在773教英语,教授职称。仅八十年代,这庙附近杜随社、杜军让就出了两个都在部队相继被提干,九十年代末年纪轻轻都步入团级。2000年初,小东门窦家还出了一位就读四医大的女生。其实故乡的几个大户,共和国考入名牌大学的户户都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曾在陕西省人民政府办、中共陕西省委办公厅、省委政策研究室就职,任林茵如副省长、谢怀德副书记秘书、秘书处长的著名学者、散文作家、书画家王德廉先生就是由陕西师大中文系毕业的。王安仁也是由陕西师大毕业的,后来一直支援新疆人民建设。六十年代窦占平考入兰大现代物理系,后一直任教于西北大学。权好胜军事院校毕业后分配到国务院侨办工作,自2000年后,八队张家、五队王家、又都出息了读研考博的才女。他们都是冯三人的自豪和骄傲。


558842538096008310_副本_副本.jpg

作者简介:窦文彬,男,1947年生于陕西长安,曾任长安区人大常委会委员兼农工委主任。现任陕西省孔子学会理事、陕西省诗词学会会员、西安市文史馆文史研究员、长安区老科协副会长、长安窦氏历史文化遗产研究院院长。

从1980年开始在陕西日報、陕西农民报发表散文《华山游记》及诗歌。此后曾多次在长安报、长安开发发表诗歌、散文上百首、篇。在《长安诗词》发表诗歌、联句上百首、幅,多次为《秦岭》杂志撰稿。为《长安国学》、《窦氏春秋》撰文上百篇、并担任责编,(填补了姓氏文化窦氏文化的空缺)。

2004年为《中华窦氏四千年》撰稿。

2009年出版诗集《生命的浪花》。

2012年印刷《丰镐探宝》文集

2014年出版《爱我长安》文集、同年完成《寻访昆明池》文集。

2009一2016年为《长安百村》、《老长安》、《西安村落记忆》撰文上百篇,被誉为“老长安三剑客”之一。

 近年来窦文彬老先生在饱受病后的折磨,仍然向政府建言献策。先后受长安区、西咸新区沣东新城所邀,为其献出“关于沣河流域文物保护”及“周、秦、汉、唐不可移动文化遗产”及景区开发利用建议,并且多数已被采纳使用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