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图书推荐作者在线春风悦读盛典:这八段感言,是八份对文学的情书
春风悦读盛典:这八段感言,是八份对文学的情书
2018-04-24 16:14:34 来源网站:浙江在线 本站编辑:岚玉 
分享到:

4月21日下午,由浙江日报报业集团、浙江出版联合集团指导,钱江晚报、浙江省新华书店集团共同主办的2018博库·全民阅读周刊春风图书势力榜暨悦读盛典,在浙江日报报业集团国际会议厅举行。今年春风悦读盛典的颁奖现场,有一些很有意思的细节。比如今年的年度致敬奖颁给了白先勇,白先生年事已高,无法亲临现场,但他写了一段获奖感言,委托《白先勇细说红楼梦》的出版方、广西师大出版社总裁姜革文替他发表,感言的字里行间都透露着他对中国传统文化深切的爱与眷恋。

浙江省出版联合集团总裁鲍洪俊为毕飞宇颁发“春风评论家”奖时,则用了家乡的方言来宣读颁奖辞——因为他与毕飞宇是江苏同乡,两家仅相隔几公里。毕飞宇听完之后表示,这个方言“100%的地道”。

而凭《无证之罪》获得春风文学原著奖的紫金陈,则现场透露,他的笔名原来是来源于“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陈同学”。

悦读盛典结束了,但阅读不会终结,再回味获奖者的感言,会愈能体会到他们的成长经历、阅读感受、对文学的看法,以及每个人不变的初心和情怀。

年度致敬奖得主白先勇:

可以说,我是曹雪芹的弟子

《红楼梦》是十八世纪乾隆盛世下写成的,可它是超时代的,甚至到今天,如果我们研究它的小说技巧,会发现它非常现代,不输于任何现代的西方经典小说。另一方面,《红楼梦》将中国人的哲学,所涉及的入世与出世的纠结,以最鲜活动人的故事人物具体呈现出来。可以说《红楼梦》在我们民族心灵构成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在《红楼梦》众多版本中,一直以来我看的都是程乙本,教书也是用的程乙本,从小说艺术、美学观点看,程乙本应该是最适合的普及本。我个人当然受益这本书非常多,可以说,我是曹雪芹的弟子,我感到这一生中最幸运的事情之一,就是能够读到程伟元和高鹗整理出来的一百二十回全本《红楼梦》。

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有一个中华“文艺复兴”,我想,《红楼梦》必定会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春风评论家奖得主毕飞宇:

从今天起,我决定骄傲

我今年54岁,54年来,我知道一件事,天上不下饺子。今天,天上下饺子了,我获得了《钱江晚报》的春风评论家奖。我想对苍天说,感谢你,你无所不能。

还好,我并不轻狂,我问我自己,你有资格成为一个批评家么?诚实地说,我没有,虽然我也想。我非常清楚,我能获得这个珍贵的奖项,是因为这个奖项是不同寻常的,这个奖项渴望发现,渴望从已知的发现中寻找新的发现,渴望突破所谓的定见。这个需要勇气,更需要智慧。在我的眼里,这个奖项有一种特殊的性格,那就是骄傲。我发现,这个奖项是偏颇的,她更青睐于那些骄傲的写作者,我很荣幸,从现在开始,我也成为你们中的一个分子了。我这辈子都成不了一个批评家,但是,我感谢你们的宽容,感谢你们的厚爱。从今天起,我决定骄傲,并学会为骄傲起立、鼓掌。

新华悦读奖得主代表虞文军:

为人民做学问的家国情怀

很荣幸能代表出版社来领奖,这也是我们社继《之江新语》、《大数据时代》、《与机器人共舞》第四次获奖。在此,要感谢主办方浙江省新华书店、钱江晚报的精心组织,感谢专家评委和读者的厚爱与支持,感谢本书总策划北京大学韩毓海教授的信任,特别要感谢13位名师大家以深沉的历史视野,明确的问题导向,丰富的思想学养,为人民做学问的家国情怀,以大家品位、大众口味, 用真心、初心、走心,为我们奉献了一场思想的盛宴。正如书中所说:“这里所辑录的不是抽象的说教,不是高头讲章,而是对于中国社会主义伟大道路的思考、探索与礼赞。”

金翻译家奖得主袁筱一:

做一个最好的观察者

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错,我上一次领类似的“高端”奖项,是在1993年,而且是在法国。我已经从获奖的年龄成长到颁奖的年龄,却从来没有觉察过自己年华老去、碌碌无为的事实。原因也只有一个:因为快乐,因为愿意。

我首先要感谢蕾拉·斯利玛尼。《温柔之歌》最打动我的地方,是它与作者一般“举重若轻”:小小的身体里能够藏得下巨大的力量,承受住这个残酷的世界。任何承受不都是从直面开始的吗?做一个最好的观察者,冷静、客观,却充满对这个残酷世界的爱与同情。

其次要感谢浙江文艺出版社。今天站在这里,是曹元勇先生的眼光和坚持,对作者的,对译者的。最后,当然要感谢春风图书势力榜,感谢你们用“白银”来命名原创奖,却用“金”来命名翻译奖。谢谢!

春风文学原著奖得主紫金陈:

我的新书依然和杭州有关

我从2004年开始在杭州浙大的紫金港读书,不知不觉已经度过了14年。在这里遇到我太太,组建了家庭,还走上职业作家的道路,甚至笔下大部分小说的原型就发生在这座城市。我今年33岁。

这次获奖的《无证之罪》故事原型其实也发生在杭州,主角严良按照最初设定是学校里的老师。后来编剧马伪八老师因为他是东北人,所以还是把地点改到了东北,把主角改成了东北片警。

不过没事,我的新书依然和杭州有关,新书《追踪师》是一个讲电子安防的故事,这个题材还从来没有人写过。接下去的《追踪师》就是一部以杭州安防产业为背景的小说。这里请容许我做这么个广告。

白银图书奖(非虚构)得主罗新:

靠近过去,从当前出发

相比于我们父辈度过他们青春岁月的那个时代,我们所遭遇、所参与的这个时代也许不是那么波澜壮阔,但我们却拥有父辈们无法想象的自由:基本的阅读自由、思想自由、旅行自由,以及相当程度的写作自由。回首近四十年来中国文学、艺术和学术所取得的巨大进步,不得不说自由才是生命的沃土。我们不能辜负这样的沃土,我们有责任保卫它,拓展它,为自己,为后人。

我的职业是研究遥远的过去。经常有人说,研究历史是为了认识现在并感知未来。我却深信,只有从现实、从当前的生活经验出发,我们才可能靠近过去。和现实一样,过去有黑暗、有光亮、有痛苦、有甜蜜,有一切我们理解的,和我们不理解的。如果说过去值得我们去探究、去感受,是因为前人的经验赋予我们信心和力量,帮助我们正视自己、直面眼前的挫折和失望。一切都会过去,这是历史的训言。一切都可能好起来,这是现实的期待。时代虽不能选择,却可以改变。只要不辜负我们拥有的自由,我们就不只是时代的见证者、旁观者,还是不虚此生的推动者和创造者。

白银图书奖(虚构类)得主梁鸿:

素朴,是生命最初的赤诚形态

今天,我特意穿了一件白衬衫,以向梁光正致敬。

素朴,是生命最初的赤诚形态,浑然一体,未经世俗和理性的充分洗礼,它是一种感性的执着和混沌的美好,是人应有的状态。当然,这样说的前提是我们假设人真有一个本来的样子。

我着迷于这种状态。着迷于人在与自我脱离时所产生的混乱和强大的辐射力,人在遭遇秩序、规则时的坚持或妥协,我想,这也是文明诞生的最初状态。“素朴的诗是生活的儿子,它引导我们回到生活中去”。对于我而言,席勒的这一“素朴”概念并非指向古典的、原型性的存在,而是指向感性与理性、自然与文明被分割开来时的矛盾,指向波德莱尔所言的现代性,过渡、短暂、偶然,包含着逸出和越轨,在这其中,或者可以抽取出人类生活神秘的美和永恒的属性,所以,它值得我们关注和叙说。我想,这也是我着迷于梁光正的原因。

白金图书奖得主李敬泽:

我还是那个新锐作者

《青鸟故事集》的写作和出版经历了20年时间,很漫长。20年前,我想我还是年轻的。这本书的写作让我体验着、经历着世界之广大、人性之辽阔。这是一次博杂的、自由的、衔枚疾进长途奔袭的写作,这个过程需要充沛的肾上腺素,又紧张,又刺激。

现在,二十年过去了。昨天在杭州打车,结了账,要下车了,那位出租车司机忽然说:谢谢大叔。

好吧,这个兄弟很有礼貌。我走在西湖边上,我在想,我确实是他大叔,但是,他不知道,我还是那个新锐作者。和二十年前一样,我依然热爱在世界偏僻之地探险,我也依然想做大胆无法的文章。我觉得,一切和20年前没有什么不同,我依然是极不自信的,战战兢兢的,我同样认为,写作就应该是在悬崖边、在薄冰上的被肾上腺素激励着的滑行。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