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作家之窗陕西日报刊登肖云儒文章:书道上的痴迷者
陕西日报刊登肖云儒文章:书道上的痴迷者
2018-03-18 19:15:34 来源网站:中国文化交流网 本站编辑:丝雨 
分享到:

\

\

编者按

2018年3月14日,《陕西日报》第十四版刊登了肖云儒先生的文章《书道上的痴迷者》,本平台特此转发,以飨读者。

书道上的痴迷者

肖云儒

都说事成于勤,业成于精,放到李克利的书法上只说对了很小一半。勤确乎可补拙,但娴熟、精致难道就有了艺术,有了美?书法作为克利自总角之稚到天命之年从未改变的爱好,应该说是天然之嗜好、生命之痴迷,早已成了一种病。人生难免遇到“野径云俱黑”的时候,这种与命粘在一起的书法病,却总是蓬勃地“当春乃发生”。那已经是病入膏肓了,不然怎会有“蚌病成珠”一说?痴迷不改则勤生矣,悟现矣。痴迷与责任和目标不同,谋的不是成“功”,也不是成“名”,功与名,若浮云。谋的是成“就”,“就”乃凑近、达到、了却,为了了却一桩心愿,成就一回生命的艺术的释放。克利的书法病,让我感觉到一种境界,是那种自本性生出的浑然而至的天成。这才是为艺的上好境界啊!

\

李克利 书法作品

克利的书法得过奖、参过展、赠过名士,也有多幅被收藏。他受到过业界的赞誉,如“笔法古朴遒劲,笔势跌宕畅达,笔意激越奔放”,如“洒脱流落,翰逸神飞”等等不一而足。年前送过来几幅字,想听听我的意见,无奈其时正值我的大忙季节,先放在了一边。那以后见了面,他目光中便有了一种询问和暗示,我心里也多少有了一点负疚。我品他的字,诸体皆习,楷书一丝不苟,草书狂放不羁。正经时正经得中规中矩,狂放时狂放得万马奔腾。细处细得纤毫毕现,笔与纸在毫厘之间拉出漏痕水迹,却又敢粗敢笨,粗笨中你却看到了有勇有谋、有技有艺。

在行草的法度与线条的自由之间,需要书家有一种看似自发、其实自觉的自控能力。在快速行笔的一个个瞬间,控制着你笔下的线条即兴、即时地变化组合,在这里那里迸发出创造的光彩来。这种自控能力是多年练得的,却早已由娴熟变为本能,自然而然地显现着。你看到的便远不止是技巧,也不止是美感,更有生命,生命的力量、智慧和书家的心性。我在习书中的体会是,每当规矩未到或控制乏力的时候,恐怕那还是没有能够将前人探索出来的法度变化为自己的东西,如此,在快速即兴的创造中便不免捉襟见肘了。

书法作品能书写自己的诗词文句、智哲之语当然最好,不过相当多的时候是书写社会认可和流传的名句,内容是别人的,而笔墨却是自己的。这时候,如何处理好内容和笔墨分属不同主体的错位关系,就很重要了。其实我想,对于书法艺术来说,水墨线条既是形式也是审美内容,书家写什么都是在写自己。克利是看清了这个真谛的。书写作为书法呈示的方式,无不是某一内容特定的形式表征,故而它是将内容与形式融为了一体的艺术结晶。在这个意义上,线条既是形式呈现又是内容传输,是比内容还要丰富的内容。克利能够借别人的文辞、用前人的法度写出自己的面貌和情怀,何等不易。气象如果再大一点,在笔墨中融入更多书家自己的人格心性,这可不就成“就”了,要进入堂了!

克利还在天命之年,正是活力与成熟兼具的好时候。又能如此求变若渴,求新若渴,求贤若渴,表明生命中还储满了强盛的艺术创造力,我怀着一种确信,等待着刮目相看的那一天。那一天当然不会是一蹴而“就”,我的等待和他的探索,都是一种不断趋近的过程,容不得半点焦躁,唯愿“幽然见南山”而已。

肖云儒

著名文化学者,首位新丝路文化传播大使,书法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突出贡献专家,国家级和省级有突出贡献专家,陕西省德艺双馨艺术家。曾任中国文联全委,陕西省文联副主席,陕西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陕西策划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著有评论集及散文集《民族文化结构论》《八十年代文艺论》《独得之美》《独步岚楼》,以及西部文化研究专著《对视》书系五部、《雩山》书系四部、《丝路云履》《丝路云谭》《西部向西》《中国西部文学论》等。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文化交流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20171029113066.jp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