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影视文化《国家宝藏》开播好评不断 观众乐了乾隆"哭"了
《国家宝藏》开播好评不断 观众乐了乾隆"哭"了
2017-12-06 13:45:20 来源网站:北京青年报 本站编辑:岚玉 
分享到:

 6997933940872673351.jpg

上周日晚,央视大型文博探索节目《国家宝藏》正式与观众见面,这档底蕴深厚又不失活泼的文博类综艺首播后引发热议,好评不断,目前豆瓣评分已达9.3。特别是节目中,王凯、李晨、梁家辉化身历史人物出演“小剧场”,被网友称为“博物馆奇妙夜”,而“官方吐槽乾隆审美”等小段子“笑果”十足。

《国家宝藏》中,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湖南省博物馆、河南博物院、陕西历史博物馆、湖北省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辽宁省博物馆9家博物馆各自从馆藏里挑选出3件镇馆之宝,由明星、博物馆馆长、普通文博人共同讲述国宝的前世今生。27件宝藏全部亮相之后,还会发起投票,得票最高的宝藏,将会在故宫的太和门前展览。

说段子

360度吐槽乾隆皇帝“农家乐审美”

首期节目中,故宫博物院推选的“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卷”、“各种釉彩大瓶”、“石鼓”三件重量级国宝惊艳亮相。李晨、梁家辉以及素人“国宝守护人”用综艺舞台剧加纪录片的形式演绎了国宝的前世传奇和今生故事,由“护宝人”王凯扮演的乾隆爷也引来了网友纷纷热议。

作为护宝人,王凯不仅现场为观众进行文物历史的解说,还用表演加讲解的方式展现中国官窑瓷器史上工艺最为复杂的各种釉彩大瓶的由来。此前,乾隆的审美曾一度被网友称为“农家乐”范儿。在节目里的小剧场环节,节目组设计让乾隆与王羲之、黄公望、雍正梦中相见,也吐槽了一下乾隆的“炫技”审美。

来感受一下几人的对话:

王羲之:“你把我字帖糟蹋成啥样了!你盖章就算了还题字!”

乾隆:“先生的字太高深了,我题一些简单的诗句,是为了让后世看得懂。”

黄公望:“那真是麻烦你了,看来我的画太高深了,得题55处后世才看得懂……”

乾隆:“因为我每次看您的画,都有新感觉!”

王羲之:你要做这么个瓶子,你家里人知道吗?

乾隆:如果我皇阿玛在世,肯定支持

(雍正气活过来):荒唐!

乾隆:皇阿玛!

雍正:闭嘴!

看到这里,不少网友笑惨了,纷纷表示,“迷之自信”的乾隆爷太萌啦!

编段子

故事基于史实来合理虚构

为什么会用戏剧小品的方式来展现文物的前世?总导演于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所有的被公认的历史也都是在现有史料集合的基础上进行的合理的猜想。基于这样的历史观和表达,我们希望给我们的文物,做一个基于大量史料调研之后的合理猜想的故事。当然,我们希望在普及的过程中,不要让观众误会历史客观性和戏剧演绎的边界。所以我们也标注了说本故事基于史实来合理的虚构。”

据介绍,《国家宝藏》源起于2015年中央电视台内部开展的“创新人才海外培训”活动,于蕾第一时间申报了该项目,当时整个中央电视台仅入选6个项目。入围主创一共十几个人,被送往英国学习45天。

在接受《综艺》采访时,于蕾介绍,2015年电视荧屏还没有这么多文化类节目,最初她只是确定了传统文化内容选题的大范围。因为很喜欢去博物馆,于蕾发现在大英博物馆、卢浮宫、大都会博物馆等西方国家的博物馆经常会看到幼儿园的小朋友在里面学画画、上历史课,青年人在博物馆里约会,甚至父母带着孩子在博物馆里露营。

“西方人与博物馆非常亲近,而我国大众的文化生活与博物馆是有距离的。”她认为,这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是语态问题,“我国博物馆给受众讲解文物的表达不那么有趣,令大家感觉文物封在博物馆里,与自己没什么关系。但实际上,博物馆里面的故事非常有意思。”

不止段子

选宝准则不看名气看精髓

讲有意思故事的同时,一档文化节目必须保持学术的准确,于蕾表示,“上节目的每件文物,我们都会跟各个博物馆的在馆专家做非常详细的沟通;同时,我们也跟北京大学历史文博学院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北大的教授还有博士生会提供很多资料和考据上的帮助;另外,我们也找了一些网络上的历史大V来加盟我们的创作。总之,在整个创作过程中保证这个资源本身就是无误的,到最后,我们的成片会拿到各大馆去给在馆专家们审看。比如故宫这期,大概一周前吧,我们在故宫组织了一个二十多个专家的看片会,经过所有的专家一起严审之后我们又做了一些修订,最终才播出的。”

《国家宝藏》27件国之重器公布后,也有不少人心存疑问,“为什么像《清明上河图》这样的明星文物没有入选?”于蕾透露了节目组选宝的过程和准则,原来九家博物馆事先提供十件备选名单,然后节目组再做研究和挑选。

于蕾表示每一个文物能够被挑选出来都是因为它有着荡气回肠的前世传奇和今生故事,“像《千里江山图》算是明星文物,大家都熟悉,而不了解的文物,比方说首期节目的石鼓,它蕴含的精神价值会更重要一些,我们想要挑选的是那些背后充满了人文精神,一直到今天还对我们的民族发生着影响的宝贝。所以我们对文物的选择和博物馆进行了几轮的磋商,有很多文物并不在最初的名单里。”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