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作家之窗贾平凹大讲堂第13讲,吴进主讲:《创业史》与农民书写
贾平凹大讲堂第13讲,吴进主讲:《创业史》与农民书写
贾平凹大讲堂·第13讲
2017-11-14 14:30:59 来源网站:中国文化交流网 本站编辑:岚玉 
分享到:

贾平凹大讲堂·第13讲

01.jpg

2017年11月4日,由贾平凹文化艺术研究院总策划,贾平凹文化艺术研究院、中国散文学会、陕西省作家协会、陕西省新闻出版广电局、西安曲江管委会联合主办,陕西禧福祥集团、西安曲江新区文化产业发展局、贾平凹读书社、西安大唐芙蓉园、西安曲江贾平凹馆共同承办的贾平凹大讲堂第13讲在西安成功举行。

大讲堂上,陕西柳青文学研究会副会长、西安翻译学院文学院院长吴进主讲了《<创业史>与农民书写》,著名评论家、贾平凹文化艺术研究院副院长韩鲁华,陕西柳青文学研究会会长邢小利,西安培华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刘利侠,知名作家辛娟围绕柳青的文学创作与研究展开了对话交流。这也是“禧福祥·贾平凹邀您共读书”全民阅读公益活动的第62期。

02.jpg

贾平凹大讲堂活动现场

03.jpg

贾平凹大讲堂活动现场

04.jpg

贾平凹大讲堂活动现场

著名评论家、贾平凹文化艺术研究院副院长韩鲁华,贾平凹文化艺术研究院执行院长、“贾平凹邀您共读书”总策划王立志,陕西柳青文学研究会副会长、西安翻译学院文学院院长吴进,著名评论家、陕西柳青文学研究会会长邢小利,陕西禧福祥品牌运营有限公司总经理淮晓明,著名评论家、西安培华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刘利侠,知名作家辛娟,陕西金融作家协会副主席赵晓舟,著名摄影家田建国,企业界代表真硒水西安分公司总经理杨玉秀,陕西禧福祥集团法务部部长林静,以及西安培华学院文学院、西安翻译学院文学院师生等近100名文学爱好者参加了本次活动。

05.jpg

贾平凹文化艺术研究院副院长马莉主持活动

本次活动由贾平凹文化艺术研究院副院长马莉主持,她首先介绍了“贾平凹邀您共读书”全民阅读公益活动的开展情况。“贾平凹邀您共读书”全民阅读公益活动由贾平凹先生倡议发起,自2015年4月12日启动以来,在全国范围内已成功举办了61场,活动足迹遍布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南京、武汉、兰州等十多个城市,总受益人群达百万人,为推动陕西全民阅活动作出了重要贡献。今年元月,“贾平凹邀您共读书”荣获2016年度全省宣传思想文化工作创新二等奖,受到陕西省委宣传部的表彰奖励;贾平凹文化艺术研究院也连续两年被评为“陕西省全民阅读活动”先进单位。今年10月25日,贾平凹文化艺术研究院与陕西禧福祥集团强强联手,共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致力于将“禧福祥·贾平凹邀您共读书”全民阅读公益活动开创一个新的局面,共同打造中国全民阅读新品牌。

06.jpg

“贾平凹邀您共读书”活动精彩回顾

07.jpg

“贾平凹邀您共读书”活动精彩回顾

08.jpg

吴进教授获“读书大使”荣誉称号

鉴于吴进教授在“贾平凹邀您共读书”全民阅读公益活动中做出的突出贡献及引领作用,贾平凹文化艺术研究院向吴进教授颁发了“读书大使”的荣誉证书和奖杯。

09.jpg

西安翻译学院文学院院长吴进演讲

本次贾平凹大讲堂上,著名评论家、西安翻译学院文学院院长吴进先生进行了主题演讲。

吴进在演讲中说道:相对于中国这样的传统农业大国,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有关农民的书写乏善可陈,几乎可以说是空白,这种情况到了“五四”之后才有改变。“五四”乡土小说的兴起使农民作为文学形象第一次大规模地呈现在读者面前,而关于农民的文学书写也成为中国现代文学中最有成绩的领域。

但是,现代文学的主流农民叙述有自己的特点和弱点,就是思想上的启蒙和形式上的欧化。对农民的描写注重他们物质和精神上的双重贫困,调子低沉或者悲壮,而农民生活的日常性质被遮蔽了。农民成为底层和苦难的符号,并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主体。而京派乡土小说将农民作为他们对乡村诗意想象的对象,虽然有其特点,但在对农民表现的现实性和深刻性上都有局限。

中国革命使这种农民书写有了又一次的改变。中国革命需要农民书写,因为农民是中国革命的主要力量,但这也决定了这种农民书写的政治性。这种农民书写可分为两个阶段:左翼乡土文学和“讲话”后的解放区文学。左翼乡土文学强调农民的阶级反抗,并以此表现农民的“觉醒”和觉悟,但在当时条件下没有可能对农民进行脱离革命阶段性目标的完整描写。解放区文学使中国革命的精神及其对农民的理解以农民可以接受的方式加以表述,重在农民的文学接受,也难以对农民的命运进行深度思考。而所有这些都为《创业史》在农民书写方面的突破创造了可能。

首先,柳青以一种空前的理想主义和牺牲精神去了解农民。他的“深入生活”的彻底性在作家中无出其右,而成功了的中国革命为这种“深入生活”提供了可能和保障。这不但体现在“文学为工农兵服务”的时代思潮上,也体现在国家为此而建立的政治-文学体制上。但并不是所有当时的作家都能利用这种思潮和体制完成“深入生活”的使命。柳青“深入生活”的彻底性有其偶然性,因为几乎没有人有勇气像他那样为真正透彻地了解农民做出那样大的牺牲。

其次,《创业史》是一种合作化小说和农民小说的合体。它虽然追踪合作化运动的全过程,但并不停留在作为运动的合作化本身,而是通过运动去表现在运动中的农民心理变化,将一个政治-经济运动作为透视乡村伦理改变的历史平台,从当下的生活去透视历史纵深,写出了私有制农民在历史转型中的情感逻辑。梁三老汉是合作化时期农民心理变化的典型。作家从这个带有喜剧特点的老农形象身上发现了历史的严肃性,发现了革命中所蕴含的生活意义。而梁生宝虽然在60年代严家炎的批评之后被普遍认为有拔高之嫌,但从他的原型王家斌到一个“社会主义新人”形象间其实大有可深入挖掘之处。对比一下茅盾《春蚕》中的老通宝和阿多,可以看出《创业史》关于新老两代农民间矛盾的描写要鲜活得多。

再次,《创业史》对农民的表现广泛采用了一种“对象化”的描写手段,即将自己置换为作品中的人物,作家与人物、主体与客体“融为一体”,以人物的视角来“呈现”自己,将农民的心理以一种极其自然的方式表现出来。这不仅是一种叙述方式,更意味着对农民的细致观察的深入思索,而在柳青之前,没有人这样做过,也不具备这样做的生活储备和艺术功夫。更需指出的是,《创业史》中这样的“对象化”描写不是几个人物,而是一大批,它在塑造农民群像时所表现的历史深厚度一般作家难以企及。

10.jpg

学术对话交流现场

11.jpg

贾平凹文化艺术研究院副院长韩鲁华学术主持

在对话环节,吴进、邢小利、刘利侠、辛娟就柳青的文学创作及研究展开了对话交流,韩鲁华担任学术主持。

12.jpg

陕西柳青文学研究会会长邢小利发言

邢小利认为:陕西是研究柳青的一个重镇,陕西研究柳青的评论家非常多,我是后来研究柳青的,我主要是研究陈忠实的,陈忠实先生对柳青非常崇敬,柳青对陈忠实创作的影响也是非常深的,陈忠实在创作上,从思想、艺术、人物塑造,包括结构方面,很多东西都是从柳青那来的。研究了陈忠实先生后,我就想研究一下柳青的生活道路和创作道路,我当时想写一个关于柳青的评传,但是在把他的资料整理了以后,发现很不好写,我认为柳青非常复杂,《创业史》也非常复杂,绝非用一个观点或者几句话就能说清楚的,所以我就放弃了写评写传。最后,我就编写了他的年谱,把我知道的资料尽可能地写出来,这也满足了我了解柳青的一个愿望。

我现在经常想文学的价值,我觉得真实性是第一价值,没有真实,很多东西就立不住,所有的东西如果经不起真实的检验,它就立不稳,然后是善、美,善和美是在真实之上的一个价值,我们不光看正面的材料,还有批判的材料,我们只有把材料看全面了,才能更客观的评价一个人。所以我觉得柳青深入生活,有他的特点,《创业史》非常有价值,有历史的价值,也有文学的价值,包括他的失误都对后来的人有很大的警示作用。我们在研究柳青的时候,从学术的角度要谈他的方方面面,不能把他偶像化、神化,然后把他说的很不真实。我特别强调真实,没有真实就没有感人的力量。我研究完柳青的感受是,他比我们陕西很多作家要厉害得多,柳青对历史的反思超过我们很多人,这才是一个作家和思想家。

13.jpg

西安培华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刘利侠发言

刘利侠认为:对一个作家来说,他的创作时间就是六十年,他用一生来写作,我觉得作为一个作家,柳青先生就是一个殉道者。他可能在他的作品里,创作了梁生宝这样一个形象,但是在他的人生里,他又塑造了他自己。这两个都是在殉某一种道,梁生宝可能殉的是他所认定的一种政治上的信念,而我们的柳青可能殉的是对文学以及一个作家的信念。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有信念而且一直坚持不忘初心的人,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

对于他的作品,我是看了一些论著后,最近又翻了翻《创业史》,我发现会有一些新的了解。刚才吴老师讲到柳青创业史的农民书写的时候,我想到了很多问题,我想跟吴进老师探讨下,我们抛开政治的意味,因为柳青可能会受到一些时代的限制,因为当时延安的文艺座谈会上,所强调的文学一定要是政治的从属品,文学从属于政治,所以他是没有办法摆脱时代的局限。在这样的情况下,其中一个点就是柳青对于农民书写所做的贡献,放在文学史史上也已经非常重要。柳青先生对于文学史一个非常大的贡献就是他在写农民的时候他开始写实,写真正的农民,我觉得这个非常重要。他写的农民是一个有血有肉非常丰满的农民,从他们的精神世界到他们的欲求、行动,他们的语言到各种各样的社会关系,它是一种写实。除此之外在写农民的时候动用的一些手法,比如一些细节的描写,还有人物内心的一些揭示。而且他写的非常有才气,文笔非常好。贾平凹先生在评价柳青的时候说他是旷世才华,我觉得他写出来的农民非常的精彩、非常的细致、非常的细腻、非常的深刻,这样一种写农民的方法,我个人认为是我们陕西这些作家身上最擅长的,所以我觉得柳青对农民的书写真的滋养了一代作家,也就是现在我们陕西作家身上最为宝贵的东西,从这样一个角度来说,柳青先生在文学史上的地位是不能抹杀的。

14.jpg

知名作家辛娟发言

辛娟认为:首先我肯定柳青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作家,因为他能做到的事情很多作家做不到,至少我做不到。因为这两年我也在底下深入生活,就是一周下去两三次,有时候两周下去一次,但是柳青在当时是能留在大城市的,甚至是能留在北京的,柳青选择了长安县,又选择了留在皇甫村,作为一个作家,把全家人都带到皇甫村去,我认为他是舍小爱追求一种大爱。说明他心里热爱农民,他的心里有农民,他想了解农民的疾苦,所以为什么他的小说能写的那么好,能成为经典。因为他在他的创作谈中曾经说过一句话,一个作品的艺术成就是和他长期深入生活和挖掘的深度成正比的。他之所以能写出那样的作品,是他长期在农村和农民待在一起长达十四年。刚才吴进老师说截止目前是空前绝后,以后不敢说。包括刚才邢老师说陈忠实老师在农村待了五十年。所以这些老师之所以在艺术上取得了成就,都是因为他们付出了很多心血,是他们心里装着老百姓。他们能了解老百姓的疾苦,不像现在的一些作家,也包括我。接地气不过,深入的程度也不够。虽然我不是专业搞创作的,但能走到今天,也是受柳青的影响。不管柳青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当时带着一种什么样的心里,一种什么精神,放弃了那么好的机会,放弃了去大城市的机会,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一直在想他是不是一种对人类的一种大爱,有时候在想是不是把他上升到一种宗教的层面。

15.jpg

贾平凹文艺术研究院副院长韩鲁华总结发言

韩鲁华总结说:之所以今天还能谈柳青,本身就说明了柳青的价值。过了这么多年还在说柳青,就证明了他的价值,至于说以后怎么样,我想历史的来看,在那个时代,毫无疑问柳青是最伟大的作家,柳青所有的成功的或者失败的都是一种很好的历史的文学文化的遗产,我们应该很好的吸取并反思。作为陕西的一些作家来讲,应该学习柳青身上这种精神,应该传承下来,拿文学当成敲门砖的人,永远成不了好的作家。

16.jpg

吴进教授向陕西禧福祥集团赠书

17.jpg

嘉宾在禧福祥酒上签名

18.jpg

文化名家签名留念

19.jpg

陕西禧福祥集团赠酒

活动最后,陕西禧福祥集团向韩鲁华、吴进、邢小利、刘利侠、辛娟赠送了禧福祥·西凤酒,吴进还向陕西禧福祥集团赠送了自己的评论集。

20.jpg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文化交流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20170818102682.jp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