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作家之窗肖云儒:陕西精神与丝路文化
肖云儒:陕西精神与丝路文化
2017-11-09 09:11:39 来源网站:中国文化交流网 本站编辑:雨露 
分享到:

11月7日,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在全省市县行业作协主席培训班上做了“陕西精神与丝路文化”主题报告。下面,小编就带你来听听丝路大使肖云儒的三度重走丝绸之路的感受和体会:

\

一部交响乐的命运

一部作品和一个人一样,是有生命的,有命运的。越是名著,越是命运多舛。

就在我踏上第三次丝路万里行征途之前不久,一位爱好音乐的朋友发来一个视频,画面是俄罗斯交响乐队演奏肖斯塔柯维奇的《列宁格勒交响乐》,而音响却是时下人所熟知的《小燕子》:“你是-我的-小呀小燕子⋯⋯”并有字幕,说《小燕子》的旋律是从《列宁格勒交响乐》那里恶意剽窃来的。我对肖斯塔维奇的作品虽不熟悉,大概印象还有一点,好象不对。两个作品风格和内容迥然不同,沉重而昂扬的呐喊,怎么可能和轻松欢快的表达相融呢?为了坐实,特意请教了几位音乐界的高手,都说这是网络恶搞。好一阵迷惘,好一阵失落。市场化、娱乐化竟然恶搞到经典作品头上了。这种事不是第一次遇到,已经没有了愤怒,只是一声叹息,是吐不出来的长长的悲哀。

这次又来到圣.彼得堡,入住的宾馆恰好就在围城烈士纪念碑广场跟前。深秋时分,在明净阳光的照耀下,两位战士的雕像守护着高耸的纪念碑。碑上刻有“1941--1945”字样,大约是指卫国战争时期。纪念碑后面是一个环形广场,广场入口处理为残垣断墙,比喻战争对城市的破坏,也以一种残缺之美吸引了你的目光。两边有两个大大的数字:“900”,大约是城市在二战中被围的天数。里面有一个大环形墙,在列宁的、战士的浮雕中间穿插着说明文字。

\

《列宁格勒交响乐》二战期间就产生在这座城市被德军围困的日子里。圣.彼得堡在苏联时期叫列宁格勒,是十月革命的摇篮,是俄国故都,苏联的第二大城,也是重要的陆海交通枢纽,波罗的海舰队的基地。二战苏德战争开始后,希特勒多次叫嚣要从地图上将这个城市抹掉。但苏军民顽强的抵抗,德军未能得逞,便开始了漫长的围城之战。从1941年9月9日开始,结束于1944年1月27日,整整872天,号称900天,是近代史上特大城市被围困时间最长、破坏性最强,死亡人数极大的围城之战。

围城期间,城外的宫殿和历史名胜大都被抢劫或摧毁。城内许多工厂、学校、医院也被空袭和远程大炮摧毁。列宁格勒全城总动员,与法西斯展开浴血奋战。围城之战的残酷令人无法想像,150万士兵和平民为自己城市牺牲。活下来的居民饥寒交迫,每天死亡几千人,大部分缘于饥饿。

在极其艰难危险的时刻,肖斯塔科维奇就居于城中,作为防空监视员亲自参与了保卫列宁格勒的战斗。他决心用音乐表达出人民顽强奋斗的精神。他说:“我要告诉全世界人民,我们依然活着,我们必将胜利!”交响曲的前三乐章都是在危城中完成的,最后一乐章,由于德军1941年9月切断了列宁格勒和外界的全部联系,肖斯塔科维奇随家人撤离到古比雪夫市。在同年年底完成。这部交响乐以列宁格勒命名,也的确是因列宁格勒而创作的。

作品完成后,列宁格勒全民皆兵,哪里有乐队演奏?敌军距市区最近处只有几公里,哪里又有演出场地?为了鼓舞世界反法西斯人民的斗志,苏军迅速修缮好了演出场地,并派人去前线逐个寻找当年交响乐团的艺术家,请他们撤回市区秘密排练。

国际上一些著名指挥家都希望能够得到美国首演的指挥权。这个荣誉给予了指挥家托斯卡尼尼。那是因了他旗帜鲜明的反法西斯立场和在音乐界的权威。为了绕过德军封锁,是将这部交响曲的总谱拍成微型胶卷用飞机运到美国的。1942年7月19号,纽约举行了盛大的首演式。全世界几千家电台转播了这场音乐会。各国听众感受到了苏联人民抗击法西斯的顽强斗志和坚强毅力,感受到了俄罗斯伟大的民族精神。

20多天之后,在德军重重围困中,第七交响乐由卡尔·伊利亚斯博格指挥列宁格勒广播乐团,完成了在家乡的演出。演出之前,苏军最高指挥部下令猛烈轰击德军阵地。强大的炮火好似交响乐的开场,换来了战场的一段宁静,于是《列宁格勒交响乐》开始奏响。市民们走出掩体,拥到大街上来听音乐会的转播。这是世界音乐史上的奇迹,也是艺术参与民族抗战的奇迹,获得了全世界极高的赞誉。

这部交响乐首先呈示出“人”的主题,描绘了大战之前的安宁。接着,远方传来的鼓声击碎了和平的美梦,出现了进行曲风格的“战争”主题。其中夹杂着对人生快乐的片段回忆,却总是被悲哀的情绪笼罩着。第三乐章以慢板表现了对“自然”的敬意,你感觉进入了俄罗斯大地上无边无际的森林。第四乐章呈示出“命运”主题,进入了自由发展的境界。依照肖斯塔科维奇的本意,最后的这个乐章意在表现“胜利”之来临。响起了排山倒海般的凯歌,之后四个定音鼓奏出了这个主题。

\

这一切,本来都有历史资料作为凭据。但在肖斯塔科维奇去世之后,却出现了一本叫《证言》的书,据称是作曲家自己写的,声称这部交响乐是抒发他在当时苏联政权之下的内心苦闷,这为原本单纯的写作动机平添了复杂的因子,引发了争议。有人因证据不足,怀疑这是否为作曲家的自传;有人认为作曲家生前的确受到过当局的批判,他内心的苦闷是真实的。这些看法可以作为研究肖斯塔科维奇的参考,不见得要全盘接受。后来证明,回忆录的确不够真实,不可以全信。

我想,分析起来,其中是不是有好几种情况。一,《证言》是伪作,这部自传出炉本身就是苏联后斯大林时代一种新思潮的产物;二,也可能是作曲家自己写的,则表明作曲家对自己艺术成果的认识,受到了新思潮的严重影响甚至左右。三,在这种情况下,艺术家将个人的精神苦闷与国家民族的大灾难融为一体,通过作品中表现出来,也是艺术创作中常有的现象,并不奇怪。

《列宁格勒交响乐》,一部讴歌人民力量、正义力量的优秀交响乐,开始受到当时政治需要而被拔高,后来又受到新思潮的影响而被扭曲,今天,则又在中国受到娱乐至死的“恶搞”。一部名作在70多年的历史中,命运轨迹竞拐了好几个弯!真让人感喟良多!

说到底,这其实也很正常。能够以作品的复杂姓传达历史和时代的复杂性,能够以一部交响最终乐而全息70多年中时代思潮好几次大的变迁,不正说明了《列宁格勒交响乐》具有十分难得的价值吗?

(2017年9月24日于俄罗斯圣.彼得堡至爱沙尼亚塔林途中)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文化交流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20171029113066.jp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