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重点推荐永远的乡愁——周明红孩王洁秦锦屏师生散文分享会在西安成功举行
永远的乡愁——周明红孩王洁秦锦屏师生散文分享会在西安成功举行
2017-11-02 01:08:43 来源网站:中国文化交流网 本站编辑:未言 
分享到:

145.jpg

2017年10月28日,由贾平凹文化艺术研究院总策划,中国散文学会、贾平凹文化艺术研究院、陕西省新闻出版广电局、陕西省作家协会、西安晚报、陕西三秦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联合主办,陕西禧福祥集团、贾平凹读书社、西部新闻网共同承办,陕西齐峰果业有限责任公司协办,永远的乡愁——周明红孩王洁秦锦屏师生散文分享会在西安举行。这也是“禧福祥·贾平凹邀您共读书”全民阅读公益活动的第61期。

136.jpg

“永远的乡愁”分享会现场

中国散文学会名誉会长周明,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中国散文学会常务会长红孩,贾平凹文化艺术研究院执行院长、“禧福祥·贾平凹邀您共读书”总策划王立志,吉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杨俊文,陕西禧福祥品牌运营有限公司总经理淮晓明,大唐书画院院长郭政强,陕西省书协常务副主席李杰民,陕西省旅游协会会长辛建伟,陕西省散文学会会长陈长吟,陕西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张艳茜,研究员刘宁,中国散文学会副秘书长王洁,广东省文学院签约作家秦锦屏,西安晚报文化部主任高亚平,西安晚报文化部主编章学锋,著名朗诵艺术家晓河、郑凯,陕西省金融协会副主席赵晓舟,作家孙天才、张焕军、杨莹、夏坚德、王小洲,陕西文化科技集团副董事长李岁全,陕西齐峰果业总经理齐峰,西安永丰餐饮有限公司董事长胡永丰,西安荞麦园美术馆馆长薛莹巧,陕西禧福祥集团法务部部长林静、企划部部长张雅妮,陕西三秦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史杰,全国中语艺委副会长蔡晓雪、著名摄影家田建国等近300名文学爱好者参加了本次活动。

 129.jpg

贾平凹文化艺术研究院副院长马莉主持活动

大家谈读书

 115.jpg

 中国散文学会名誉会长周明致辞

活动上,中国散文学会名誉会长周明先生在致辞中说:“我从第一届开始参加‘贾平凹邀您共读书’全民阅读公益活动,我觉得对我来说收获很大,贾平凹提出的‘贾平凹邀您共读书’是一件非常有深远意义的事情,到现在已经做了60场,而且每一场都受到欢迎,一场比一次参加的人多,一场比一次影响大,我觉得这件事情做得非常好,而且有先见之明的。希望今天在座的朋友们,一起携手并进,把这个活动办得更好,更精彩。”

114.jpg

陕西禧福祥品牌有限公司总经理淮晓明致辞

陕西禧福祥品牌运营有限公司总经理淮晓明在致辞中说:“很高兴能够参加‘禧福祥·贾平凹邀您共读书’全民阅读公益活动,我们禧福祥集团已经成立了16周年,在企业自身发展的同时,王延安董事长一直热心于文化、体育和公益事业。今年,我们很荣幸和贾平凹文化艺术研究院合作,冠名举办‘禧福祥·贾平凹邀您共读书’全民阅读公益活动,能够为全民读书,讲好中国故事,增强民族自信和民族自豪感尽一点绵薄之力,我们感到很荣幸。最后预祝活动越办越好,走出陕西,走向全国,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全民阅读活动中来。”

113.jpg 

吉林省作协副主席杨俊文致辞 

吉林省作协副主席杨俊文在致辞中说到:“今天我很受感动,下次争取让我们东北更多的作家参加这种活动,希望‘贾平凹邀您共读书’能走进吉林。”

112.jpg 

陕西文化科技集团副董事长李岁全分享读书体会

陕西文化科技集团副董事长李岁全分享了自己的读书体会:“很高兴受邀参加本次活动,读书对我而言具有深刻的意义,在阅读中,我感受到自己不断的变化,而这种变化来源于我在阅读的过程中,扮演作者笔下形形色色不同的人物角色,经历了不同的人生,在有限的生命纵轴上,我感到无限的可能,从而使我的人生变得更加有厚度,变得不再贫瘠。今天,我借着贾平凹先生发起的这项读书公益活动,号召更多的人能够加入到读书的行列中。”

111.jpg

陕西齐峰果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齐峰分享读书体会

 

陕西省政协委员、陕西齐峰果业总经理齐峰也分享了自己的读书体会:“贾平凹老师是地地道道的陕西人,我们一山相隔一水相伴,同为三秦人,迷恋着同一种乡情,贾老师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座高峰,同样也为我们陕西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我也是以贾平凹老师为榜样,努力耕耘在猕猴桃的领域,更是要扎根在这片养育我的沃土。期待‘禧福祥·贾平凹邀您共读书’走进我们企业。”

 103.jpg

《西安晚报》文化部主任高亚平 点评禧福祥· 贾平凹邀您共读书 

西安晚报文化部主任高亚平点评贾平凹邀您共读书动。他说:“‘贾平凹邀您共读书’活动,我已经参加了几期,觉得越办越好,我个人非常喜欢这个活动。读书使人快乐,使人忘忧。读书让我们的日子慢下来,让我们躁若猕猴的心得到安静。读书如清风明月,如空气,虽不能给我们带来什么,但对我们来讲,却不可须臾或缺,读书的意义大约就在此。我个人多年来己养成了读书的习惯,那怕再忙,每天也要抽出时间,读几页书。读书对于我来讲,已成了每天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套用《世说新语》上的一句话来讲就是:一日不读书,则鄙吝之心生矣。愿‘贾平凹邀您共读书’这个品牌栏目,越办越好!”

109.jpg

李岁全、王洁,被授予”读书大使”荣誉称号

108.jpg 

三秦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被授予“十佳书香企业”荣誉称号

在活动上,陕西文化科技集团副董事长李岁全、中国散文学会副秘书长王洁还被授予贾平凹文化艺术研究院“读书大使”荣誉称号。陕西三秦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也被授予贾平凹文化艺术研究院“十佳书香企业”荣誉称号。

107.jpg 

电影剧本《风吹麦浪》签约仪式

 根据红孩先生同名小说《风吹麦浪》改编的电影剧本《风吹麦浪》也进行了版权签约仪式。


大家谈散文

102.jpg

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谈散文

著名文化学者、丝路文化传播大使肖云儒就散文的写作进行了演讲:我想给大家说一下,我喜欢什么样的散文。第一,我作为一个读者,当然我喜欢有个性的散文。第二,我喜欢有‘密码’的散文,就是在文章的字里行间能够透过它所描绘的画面或者人物背后能够隐藏着作者的情绪。这个情绪或是惆怅的或是有乡愁的,淡淡的哀愁的,或者甚至于是幽默的、捕捉到有点傻气的,我都喜欢。它在背后,有一种跟它的画面联系的比较紧的个人情怀情绪。这个密码使作者跟读者的沟通透过了文字层面而进入了心灵层面。我还喜欢在文章学上有着非常浓烈的审美感的散文,他的表述层次、话语体系有美感是美文,但是我要说明,这个美文不见得是精美,他可以是拙美。精美的文字是非常美丽的,也很小资,但是有的时候毛边的文字同样触动着你。所以我们对于美文的理解一定要从知识分子层面走出去,任何层面的人群的语言都可以组合为有意味的形式,有意味的形式就是美,都可以。

散文写法是没有定法的,因此对于散文的理解也是没有定法。我非常惶恐,我在大学时说的‘形散神不散’好像传播很广泛,进了教科书。我现在辩白一点我当时完全不是把它当做散文的定义,只是我个人读散文的感想,但最后你把它变成散文的一个规律性的东西那就必然引起商榷。难道只有形散神不散的散文才是好散文吗,当然不是!形散神也散的散文不可以写好了吗,当然可以,形神都不散的散文就写不好了吗,当然可以!都是可以的,因为对于散文,本身这个散字规定我们不能给他限定。各种写法都可以。各种写法在什么情况下就成了好写法,就是你的写法跟你的内容跟你营造的周围环境跟你作者的气质经历完全形成一种和谐经历时,就是好散文,这是我说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咱们读散文或者评论散文,我个人感觉我们也需要往纵深发展一下。因为散文无法,评论散文应该也无法。不能把一把尺子去量,但是有一个尺子是对的,要知文论文,一定要读好文本,发现文本文字背后的密码背后的信息,发现背后的各种信息才能读好,所以评论好散文首先是要知文论文,然后知道他的文只读文字行吗,不行,要知人论文。要了解它的作者,他为什么这么写,你必须了解他的情绪的来龙去脉,在这种创作主体的生命发展过程中来看他的文章,知人论文。够不够呢,我觉得还不够,还要知事论人,你对这个作者怎么评价呢,你光说了解他在哪毕业,干什么工作,不行。你必须要知道他处于什么样的时代,他对客观环境营造的时代环境是什么,要知世论人,才能把一个人吃透。评价散文就一个非常愉悦的事情,但是要把散文鉴赏评价好又是一个非常艰难地事情,你要知道文,知道人,知道社会知道历史,知道天命。这样才可能把作者的苦心真正挖掘出来。

第三个问题我想讲一下新时代,乡愁的另一个度,就是时代发展才有乡愁。对网络散文我读过一些,我发现里面很多观察事物的角度,遣词造句的新颖感,地雷式的语言,常常会在良莠不分的长篇句子中蹦出来。要肯定,要非常热情的关注,任何新的事情、事物,新的文学观念和文学实践都是从最早这样的阶段开始的,所以我最后想说,要研究当下的时代,不是直接去配合它,而是研究这个时代给予这个时代所有人文化心理和情绪深处的各种的影响。大散文就好吗,也未必。小散文有好的,包括小女人散文里面也有好的,所以一定要对于古与今、大与小抱着一种宽容的态度。我觉得这个境界只有我们周明先生能达到了,到了80岁随心所以之后,这个‘禧’字早过了,到‘祥’了,到了‘祥’这个阶段,才可能达到这个境界。

137.jpg 

中国散文学会常务会长红孩谈散文

著名作家、中国散文学会常务会长红孩也就散文的写作进行了演讲:“我认为好的散文,它第一提供多少情感含量,第二提供多少文化思考含量,第三提供多少信息含量,第四在技术上是不是有大的突破,最后,你的语言是不是有独特性。如果说你这个作家在这五条里面占一条、两条已经很了不起,如果你能占五条,我认为那你就是当代的鲁迅。你现在就是苏东坡的水平,我相信我们到不了这个层面。没有办法,因为我们现在太躁动了,我们读一篇作品时,不要说看整篇散文,看一个段落一个词语一个句子,能够震动你的,让你觉得人家怎么能写出这样的句子,都太了不起了,可惜这样的句子都很难找了,都是公共的语言公共的思维,发表的量很大。有人说你们做编辑的发人情稿,是的,我是发人情稿,因为这个人情决定我的水平,我知道这个作家,我约他,是因为他靠谱。我作为一个编辑,我有我编辑的取舍。

我认为乡愁跟乡土接近,另外一个它是精神层面,并不是完全的地域性、时间性的,什么叫乡愁,我是西安人,我写西安的东西叫不叫乡愁。还是像秦锦屏从陕西到深圳,离开家乡三十年,这样一个乡愁,像林海音写《城南旧事》,席慕蓉写《内蒙古大草原》,它是一种地域的概念,还有的是时间的概念。他离开了多少时间,如果有人规定,什么叫乡愁呢,离开了十年以上写叫乡愁,不够十年还不算,你肯定不同意。如果从地域上来说相隔多少里,十里以外这个不行,太近。相隔二百里可以,可不可以呢?也不一定,我觉的把它作为精神的层面。其实老舍写的《北京》是不是乡愁,我认为是。萧红写的《生死场》是不是乡愁,我认为是,鲁迅写他的家乡,包括鲁迅喜爱的北京我认为它也是一种乡愁。他是一种精神上的东西,这种东西我们能确定它,也不好确定它。就是在这种确定与不确定之间就产生了这个东西,其实文学的东西恰恰是在这种不可确定的时候,这个文学它有味道了,如果我们看到一篇东西,他从头到尾都是一种确切的写法,我看得很清楚,你告诉我写的什么,经过了什么,发生了什么,结论是什么,对不起,你的文章为我认为失败了,因为文学是不承担确定性的东西,它承担的是非确定性的东西,就是给读者想象繁的空间越大,你的作品越成功。相反的你的作品给读者没有空间,我觉得你完蛋了,可以不写了。现在写人物也是这样,包括写空景也是这样,到哪去旅游,从头到尾写完了,我需要你去记录吗?不需要。我需要你的感受。你到了这个景区,到了这个景点我需要你去感受。肖老师连续几次经丝绸之路到很多国家,写自己的见闻、感受,写他的思考。并不是像一个旅行者在记录,早上起来到哪见了谁,吃的什么饭。不是这样的,他有文化分析,有文化思考。

所以我对乡愁也有我的判断。有三个字,第一个字是情,散文一定要抒情。如果非情感的东西,过于理性的东西我认为它不是散文,起码不是好散文。第二要有思,要有他的思考。有自己的独立的判断,有这种哲学性的东西。第三要有一个理,文章不管你怎么样你都要有一个理,要有逻辑性,看完后内在要有联系。这也是肖老师说的神不散。通过理性的东西从头到尾能够串下来,我们现在写着写着就写飞了,我认为好文章不怕写飞了,高手在写的过程中逐渐会拉回来,在最后会猛然全拉回来。这恰恰是高手。能放能收,这就是散文家要干的事,其实我看人家好多的画家,好多的书法家人家有这个本事,墨掉一下没关系,拿起来借着掉的墨再画,又画成别的了,他在这个过程当中不断变化,其实,开始的时候心里可能有一幅画的样子,但是画着画着根据墨的特点根据自己心境根据他整个情绪的变化,他改变了,不怕改变呀!黄河它留下来不可能从西到东直线就去了,它也是依山傍水不断的曲折前进,随后流入东海,我们的作品其实就是应该要有曲折这样不断进步。才能成为好散文好的文学作品。” 

大家谈乡愁

116.jpg

永远的乡愁散文分享会现场

 117.jpg

永远的乡愁散文分享会现场

在对话环节,中国散文学会名誉会长周明,著名作家、中国散文学会常务会长红孩,吉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第七届冰心散文奖获得者杨俊文,著名作家、陕西省散文学会会长陈长吟,青年作家、陕西省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刘宁,青年作家、中国散文学会副秘书长王洁,著名剧作家、广东省文学院签约作家秦锦屏就“乡愁”进行了一番对话。

135.jpg

中国散文学会名誉会长周明谈“乡愁”

中国散文学会名誉会长周明认为:“乡愁,我想是记忆、牵挂和思念吧。因为在我的生活中,有一件事,一个地方,一座寺庙,一直是我从少年时代起的记忆,和到现在的牵挂和思念。虽然我每年都有机会回来,回到家乡,我也经常去这个寺庙,但是它一直萦绕在我的心中,使我牵挂它,使我思念它,这就是白居易《长恨歌》诞生地,周至县秦岭北麓的寺庙,仙游寺,现在正在复建。这个寺庙在16年前从修过,后来资金不够就中断了,现在经过大家的呼吁以后,政府批复,现在又复建。以前,西安缺水,周至县有条黑河,国务院的领导又到黑河考察,说这个水不错啊,把这个水给西安饮用,这样的话就要修建水库,恰好把仙游寺淹没了,我当时觉得特别可惜,但是这是大局,要服从大局,后来,很多专家组来考察研究,说是把它挪到山坡上。在拆迁塔的时候,有50多万块砖,每一块砖都编成号登记,准备迁移。这个时候突然在塔里的天宫发现3课舍利子。再往下挖的时候又挖到地宫,地宫有个石匣子,然后文物专家一点点打开,里面又有一个像棺材一样的金的小盒子,再打开这个盒子后,又有第二个,再打开又有第三个,最后一个是一个小的,里面有一个琉璃瓶,一数十颗舍利子。现在13课舍利子现在在周至县在展览,还拿出去展览过。我恰好又是做文学工作的,所以我对这个寺庙在心里确实一直是一个牵挂的东西,我觉的乡愁,虽然我也经常回来,虽然距离并不远,但是这一件事和这个寺庙和这个舍利子和这个《长恨歌》在我来说的话一直是一个梦,我前天回去看了一下,大庙都已经快建起来了,所以我想明年也许差不多吧,在这个仙游寺复建工程完成的时候,也就是我圆梦之时。”

155.jpg

吉林省作协副主席杨俊文谈“乡愁” 

吉林省作协副主席杨俊文说:我觉得乡愁的抒写主要有4个方面的要素。第一点就是记忆是乡愁抒写的前提,我说的记忆主要是童年的记忆,是指记忆的深度和记忆的范围,这种记忆对于乡愁题材的抒写起着决定的导入的作用。任何乡愁题材的作品,首先是记忆的产品,多半又是童年记忆当中所折射和闪现出来的一个个生动的、不息的,触动生灵的画面。第二点,我觉得亲情是乡愁抒写的本源,只要你是乡愁的作品,不管你写的是什么,即使是一座山,一条小溪,一棵树,一朵白云,甚至是一块石头,它都应该是你的亲情所浸透和滋攘出来的那种生命,和对生命的一种寄托。如果没有对亲情的这种眷恋和眷顾,那样你的乡愁题材同样是无本之木。所以,我觉得抒写亲情这是乡愁抒写的本源,而对于写故土之上所有的往事,客观上都是对亲情的纪念,都是对亲情的诠释和升华。第三点就是思考是乡愁抒写的灵魂,具有文学意义的乡愁不应该就是一个回忆的概念,不应该就是简单的一个追怀的概念,我觉得乡愁的抒写,应该用今天的视角来看待旧事往事,应该用忧患的眼光去看待故土故人,那么同样也应该用传承的精神去看待山川风雾,是这样一种态度去写乡愁,才能够看到过去的酸涩,才能够看到过去的苦难,才能够体会到过去的温暖,从而实现一种新的文学境界。最后一点,情感是乡愁抒写的血液,和所有的散文一样,乡愁题材这样的散文,它是最直接的触动心灵的,它是反映心灵最深处情感的东西,应该是情感最丰沛的作品,乡愁的作品应该是能听到心脏内动的作品。

156.jpg

陕西省散文学会会长陈长吟谈“乡愁”

陕西省散文学会会长陈长吟认为:“我觉得乡愁是一种挥之不去的情绪,散文的主观色彩、散文的弹性语言最适合来表现乡愁,我觉得今天的分享会实际上是一首乡愁进行曲。周明是号音,他吹的是小号,声音特别明亮、激越,所以,他的乡愁是明亮的;红孩老师是和声,在他的书中,文化的思考、文化的衰落是乡愁,他的青年的往事是乡愁,乡愁是浑厚的;秦锦屏是伴奏,在她的书中,写了很多黄土地上女人的故事,所以秦锦屏的乡愁是沉重的;王洁是独唱,她的所有的作品都来自于外部事物在她内心的一种反射,所以她的乡愁是深情的,专注的。今天有了明亮的乡愁、浑厚的乡愁、沉重的乡愁和深情的乡愁,所以我觉得今天是一首乡愁进行曲。”

143.jpg

中国散文学会副秘书长王洁谈“乡愁”

中国散文学会副秘书长王洁:我们说到乡愁一般都会联系到乡村,我讲一个很短的故事,有一年,我带着孩子去迪拜,我习惯出门的时候带一罐“老干妈”,我在餐厅拿出来,旁边有个长的很混血的一个男孩,就过来了,他说中国话,女士你好,我能不能有个要求,你这个老干妈能让我拍个照吗?我这人比较感性,就让我特别的感动,我想说送给他,但是又怕人家不需要,我又不想留遗憾,我就试探性的说我可以把它送给你吗?他说,可以吗?可以。他说,我告诉你,我的母亲是你们中国湖南人,我的父亲是阿拉伯人,我现在在这边做工程师,我特别喜欢中国的东西,因为我喜欢中国的文化,你们中国的文学我也喜欢。后来我回来后,应他的要求拍了很多的照片给他,他也看着这些照片作诗。所以,我觉得乡愁不一定是发生在我们身上,所以我觉的乡愁是可以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的。

134.jpg

广东省文学院签约作家秦锦屏谈“乡愁”

广东省文学院签约作家秦锦屏秦锦屏认为:“如果说父亲的爱是大山一样的沉重,父亲的爱是根的话,是乡愁的话,母亲宽广的怀抱依然也是乡愁。我们对文化的探求,对于根文化的探索也是乡愁,作为一个独在异乡的游子,我对于乡愁的表现形式用我们肖云儒老师那句著名的理论来说就是‘形散而神不散’,也就是说我有时候可以听一曲秦腔排解乡愁,有时候我会唱起陕北大地上的信天游,还有的时候,我通过书写来排解我的乡愁,有时候身边行走的一个路人一句浓郁的陕西话会让我驻足站在那里,有时候欣赏音乐,想起是西部音乐的时候,我也会潸然泪下,这就是储藏在我心中的乡愁,我把乡愁如果比作一种调料的话,他是我们陕西人顿顿都离不了的辣子和醋,我把它比作一种甘味的话,它是一块方糖,无论放置在红茶之中,清水之中,甚至把它放在酒之中,它都会发出独特的味道,让我品了以后还想再品,我把乡愁如果当作一颗珍珠的话,它是我一颗一颗的串起来,用文字的形式,用我在唱秦腔,唱信天游的形式慢慢的抚摸它,我想把它作为一个传家宝传给我的孩子,传给我孩子的孩子,当他们在捧读的是妈妈,是祖母,而更多的是,他们捧读的是我们对脚下这片土地的爱,对家乡的爱,对根文化的崇拜,那是我们永远的乡愁。”

154.jpg

陕西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 刘宁谈“乡愁”

陕西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刘宁认为:“我想从我们中国现当代文学发展的历史脉络谈谈乡愁,其实乡愁是和我们的乡土文学创作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从20年代,鲁迅的乡土小说到30年代的京派小说,再到50年代,柳青、赵树理等作家写农村小说,尽管50年代的乡村描写充满着欢快的一种气氛,但是对传统生活方式、传统农民的书写在50年代表现是非常突出的,像今天我们一致认为在创业史中写的最好的人物“梁三老汉”,他代表的就是一种传统的旧式农民对旧式生活方式的一种眷恋以及对这种生活方式所拥有的一种情感,到当代文学发展,拿贾老师的《秦腔》来说,应该是对我们中国百年来现当代文学乡愁的一次新的突破,因为我们在旧有的乡愁文学中看到的是风俗化的描写,看到的是对旧有的生活方式的一种深深的眷恋,在《秦腔》中更多的看到的是旧有的生活模式,或者说,生活中所产生的情感,和现代文明中所产生的一种强烈的碰撞,所以,在这部作品之后,更多地感觉到乡土在沦陷,在沦陷之后,我们更多的涌起的是乡愁,我们讲乡愁在这一百年的文学中是存在的,是和我们乡土文学紧密联系的。今天我们在谈乡愁,若干年之后,乡愁还会有吗?在社会不断发展的今天,我们看到新式的生活方式在不断的诞生,我们对农村、对乡村旅游的浪潮不断地涌起,其实现代社会的这种实况让我们不断的反思,我们文学是必然和我们当下的社会现实紧密结合的,当然,我们在传统文化的关照之下,去看待我们当代的文明,当代的文化发展,这种乡愁,从我们的文学、从我们的审美来讲,它是永远存在的,从我们现实生活中,我们希望不断地创建新的生存方式、新的乡愁。”

 152.jpg

中国散文学会常务会长红孩谈“乡愁”

中国散文学会常务会长红孩最后总结道:“乡愁我觉得就是你心中永远记忆的东西,其实乡愁也是移动的,它根据你当时的情境、情感也在变化,你今天的乡愁是这样的,明天的乡愁就会有变化的,乡愁不是固定不变的。有人说,什么是乡愁,说的残酷一点,就是埋葬你亲人的地方。那个埋葬你亲人的地方,一定是你心中最疼痛的地方。还有的人说乡愁是留存你儿时记忆的地方,不同的人对于乡愁有不同的理解。从我个人来说,我小的时候,我认为那是一种状态,当我离开北京郊区进入城市的时候,又是另外一种状态,所以说随着你视野的变化,你的乡愁也在变化,你在20岁的时候,跟你30岁的时候、80岁的时候你的乡愁是不一样的。乡愁不是一个空泛的概念,都发生在每个人自己的身上,我们随时随地都有乡愁,乡愁是我们从事文学创作一个不可或缺的真实的辅助,我们每个人就如同写自己父母一样,回避不了乡愁。”

151.jpg

著名朗诵艺术家晓河朗诵

《写意凤凰》片段《初见巴金》

150.jpg

著名朗诵艺术家郑凯朗读散文集

《运河的桨声》片段《女人的荷》

149.jpg

青年作家王洁朗诵散文集

《六月初五》片段《永远挺拔的白杨树》

148.jpg

青年朗诵家晓雪朗诵秦锦屏

散文集《女子女子你转过来》片段

著名朗诵艺术家晓河、郑凯、王洁、晓雪分别朗诵了周明的《初见巴金》、红孩的《女人的荷》、王洁的《永远挺拔的白杨树》、秦锦屏的《女子女子你转过来》。

139.jpg

西安市埙乐学会会长

左明心演奏《我的黄土地》

140.jpg

西安市埙乐学会会员

冯勇演奏《秦楼夜月》

西安市埙乐学会会长左明心、西安市埙乐学会会员冯勇也演奏了埙曲《我的黄土地》和箫曲《秦楼夜月》,把会场的气氛推向高潮,四位作家还进行了公益赠书活动。

104.jpg

文化大家在禧福祥西凤酒签名见证

 147.jpg

酒香伴书香,陕西禧福祥集团也向四位作家赠送了禧福祥·西凤酒。

131.jpg 

133.jpg

127.jpg

124.jpg

更多“禧福祥·贾平凹邀您共读书”全民阅读公益活动情况,请关注贾平凹文化艺术研究院官方微信。

(图片由著名摄影家田建国拍摄)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文化交流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