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图书推荐作者在线《王念祖诗集》出版 记录大动荡时代士人人生轨迹
《王念祖诗集》出版 记录大动荡时代士人人生轨迹
2017-10-30 13:24:09 来源网站:人民网-文化频道 本站编辑:岚玉 
分享到:

\

《王念祖诗集》书封

《王念祖诗集》近日由山西出版传媒集团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书中精选了王念祖《短歌行》《登晋阳城楼晚眺》等300百多首原创诗篇。王念祖先生在诗中不仅抒发了感怀时代动荡的家国之情,还有物候变化的感物之情,更有漂泊四方时的思乡之情。

王荩臣,字念祖,生于山西省浑源县一个耕读人家。1902年(清光绪28年)清光绪壬寅科举人。1905年进入山西大学堂西学专斋的预科学习,被清廷学部授予举人出身,成为兼具新旧两学的双举人。同年,入西斋法律专门科攻读法学,1911年毕业,进京获清廷授予进士出身。1912年,王念祖在家乡浑源县国立浑源中学教书。1914年,与“山西大学堂”同学米佩棻、梁俊跃等人筹资,在太原创办《晋阳日报》。1973年去世,享年92岁。王念祖先生去世后,其后人找寻其历史足迹,将家传手抄本《王念祖诗集》重新整理,使他的诗走进大众的视野。

王念祖先生为清末最后一届科举考试之举人,也为我国最早大学之一山西大学堂学习西学之学子。他从军阀混战、民国,到新中国成立,历经时代变局。“盖诗之用,不唯抒发感情,且亦记录人生之轨迹、时代之风云。情有所感,不得不发,乃有诗。”“从念祖先生的诗中,我们看到一位处于大动荡时代士人之人生轨迹。”“念祖先生诗,亲情、乡土情真诚感人。”南开大学教授罗宗强在读了《王念祖诗集》后,如此评价王念祖先生的诗。

对亲人,对故土,王念祖先生始终有一份挥之不去的牵挂。罗宗强写道:“他写久别归家:‘风尘仆仆怜糊口,鬓发皤皤见倚闾。’(《到家》);写惦念儿女:‘劫后乡关音讯绝,客中岁月鼓鼙多。未知今夕小儿女,是在山巓是水阿。’(《旅夜》);写对妻子的思念:‘虽无彩凤双飞翼,尚有春蚕一丝丝。几度欲眠眠不得,孤灯如豆坐多时。’(《夜坐》);他写山西胜跡:云中、雁门、灵丘、文瀛湖、晋祠;写他的家乡浑源,无不一往情深。诗集里还有不少与友人交往的诗,多是山西文化名人,保留着山西的文化信息。”

附:《书王念祖先生诗集后》

因偶然之机缘,读念祖先生诗集,忽有所悟:盖诗之用,不唯抒发感情,且亦记录人生之轨迹、时代之风云。情有所感,不得不发,乃有诗。钟嵘云:“若乃春风春鸟,秋月秋蝉,夏云暑雨,冬月祁寒,斯四候之感诸诗者也。”物候变化,固亦触发诗思。而人世沧桑,则毎毎动人情怀,不可已已。或处顺境,兴欢愉之情;或处逆境,有不遇之叹;或漂泊四方,为乡愁所羁缚;或月下花前,有亲人之系念。处大动盪大变化之时代,家国情怀,发而为诗,往往见世代之影相。

念祖先生为清末最后一届科举考试之举人,也为我国最早大学之一山西大学堂学习西学之学子。他历经军阀混战、民国,到新中国成立,处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从念祖先生的诗中,我们看到一位处于大动荡时代士人之人生轨迹。

一个处于大变动时代的士人,往往身不由己。潮流卷起,固有独立特行者;而多数之士人,则往往为潮流所裹挟,行止处境,受种种之制约,或东或西;或顺或逆,非一己所能决定,亦非心之所愿。或归之命运,或谓之机遇。一己之所有,唯应境而生的悲欢离合之情素。

念祖先生诗,亲情、乡土情真诚感人。《秋日寄舍弟》:“故园回首重依依,往事成尘願已违。愁似春潮时觉长,发如黄叶日来稀。关山迢遞秋风冷,云树荒凉夕照微。安得一樽东阁里,白头相对话斜晖。”客居他乡,故有关山迢递之叹息。他在许多地方,都流露着浓烈的思乡之情。《见燕》:“作客并州已二毛,故园松菊等闲抛。此身不及梁间燕,猶得年年返旧巢。”见归燕而思乡,“省识离愁惟有燕”(《春晴》),来雁与归燕,都意味着时光的流逝、容易引发人生的感慨。人在旅途,离愁与沧桑之感相纠结,所以他说客居已二毛,鬓发苍苍了。他是清末最后一届举人,又是中国最早的大学之一山西大学堂法律系学生,集传统思想与新学于一身,从政于大变动之时代,身不由己,往往事与願违。他常有此一种之叹息,如《春晴》:“诗囚端合他乡老,马足车尘误此生。”“误此生”三字,有无限的意蕴,失望、叹惜,本锺情于诗文而误入大变动之政局,错位、失落。以一种失落的心情看世界,眼中景物便也笼罩一层迷茫情思。他诗中的景物描写多类此,关山迢遞是思乡的感慨,秋风冷是实感;而云树荒凉则有一重浓重的感伤色彩,由思乡而生的一种沧凉心境附着于景物之上,是一种心象。生事不顺,时见于他的诗中。如《性拙》:“性拙难为宦,心闲日掩扉。一官翻似客,十载未成归。小院丁香发,天街柳絮飞。春光容易老,不觉泪沾衣。”书生从政,难以适应官场的环镜,书既不成,政亦不就,于是他有“四十三年同一梦,青山青史两蹉跎”的叹息。青山是归隐的心结,青史是立功留名的理想。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士之传统心态大抵如此。两者都失落,是“两磋跎”。此一种之叹息,常见于古代士人的诗文中。盖亦士之人生出处去就之一种心态。

虽是两磋跎,但乡土情结则始终纠结不去。于亲人,于故土,有一份深爱,一份挥之不取的思念。他写久别归家:“风尘仆仆怜糊口,鬓发皤皤见倚闾。”(《到家》),写惦念儿女:“劫后乡关音讯绝,客中岁月鼓鼙多。未知今夕小儿女 ,是在山巓是水阿。”(《旅夜》),写对妻子的思念:“虽无彩凤双飞翼,尚有春蚕一丝丝。几度欲眠眠不得,孤灯如豆坐多时。”(《夜坐》),他写山西胜跡:云中、雁门、灵丘、文瀛湖、晋祠;写他的家乡浑源,无不一往情深。诗集里还有不少与友人交往的诗,多是山西文化名人,保留着山西的文化信息。

最为重要的,是从诗中,我们看到一个处于大变动时代身不由己的士人的心路历程,从而引发种种的感慨与思索。

罗宗强

二〇一五年冬日于津门客寓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