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文明之光肖云儒:贝城追思和长夜行车(丝三16)
肖云儒:贝城追思和长夜行车(丝三16)
2017-10-10 13:34:22 来源网站:中国文化交流网 本站编辑:易禾 
分享到:

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也是前南联盟的首都。贝城的词根是白色,白色之城。有200万人口,是前南地区最大的城市。

blob.png

10月8日,丝路万里行52位媒体人来到贝城原中国大使馆。18年前三位中国记者邵云环、许杏虎和朱頴在美军轰炸大使馆时牺牲在这里。我们来祭奠三位尊敬的同仁。

blob.png

现在,原大使馆区巳拆成废墟,正在攺建为贝尔格莱德中国文化中心。紧贴大门外立着一块碑石,上面用塞、中两种文字镌刻着一段文字:“谨此感谢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塞尔维亚共和国人民最困难的日子给予的支持和友谊。谨此缅怀罹难烈士。”从口气看,是塞尔维亚政府树立的。碑石前簇拥着鲜花,都是才送来不久的,有的花瓣去还有水珠。看来,经常有人来这里追思。

blob.png

门外广场雏形已成,六、七米高的青铜色孔子象已经矗立。将来这里会成为中国文化展示和活动的一个中心。三位烈士生前在这里传播文化、勾通民心的事业,将在塞尔维亚结出果实,并且得到大面积的传承弘扬。

上午的阳光已带着巴尔干半岛亚热带的些许气息,让你感到晃眼,灼热。我们庄重地在碑石前献上了国旗、鲜花,临时在一张纸上写了三位烈士的名字,和“永垂不朽”几个大字,落款为“来自中国的丝路万里行52位媒体同仁”。然后敬上三杯西风酒,洒在大地上祭奠烈士。全体三鞠躬,默哀思念,以告慰英灵。

blob.png

祭奠之后我讲了儿句话。我说某种意义上,三位烈士,(其中还有我一位人民大学新闻系的校友),也是丝绸之路的先行者,他们是来搭一座文化之桥,是来沟通民心之情的。现在丝绸之路的倡议在世界各地已经有近80个国家和地区接受,亚欧大陆桥、新型全球化的大桥正在顺利建构。

blob.png

上午我们看到,流入多瑙河的萨瓦河上,有一座大型斜拉索桥,那就是中国路桥公司援建的。丝路的民心之桥和经济文化之桥正在塞尔维亚、中东欧和世界各地逐步畅通。

18年前,三位记者是在梦中被炸的 ,他们的梦再也不会醒来。但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正在全民的努力下变为现实,这也是给你们、给一切仁人志士园中华复兴之梦。

这时又有一车中国游客来祭奠了,几位路过的欧洲人这站在碑石前划十字,为他们的在天之灵祷告。看来,这里极有可能成为国外的一个中华文化传播中心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blob.png

铁托仍是塞尔维亚的民族英雄和国家骄傲。街头有大幅他与夫人约婉卡的照片,看画面大约是在不结盟会议之后欢送印度时任总理尼赫鲁的场面。商店也有许多铁托形象的旅游纪念品。

午歺照例是在路边的麦当劳,一个汉堡包加一杯冷饮。饭后像前几次一样,分为两组工作。

blob.png

一组去大使馆采访大使李满长。大使是陕西人,2005到06年在宝鸡市担任过副市长。本来今天上、下午都已有安排,听说陕西来人了,挤出中午间隙接受了采访。采访中叙及在陕西工作的旧事,竟高兴得唱起了秦腔现代戏。还谈到陕西企业应该多来塞尔维亚发展,这里机会很多,他会给大家提供大使馆力所能及的最大帮助。大使馆院内立着一块石质拼镶的中国山水壁画《长城豪风》,是原大使館被炸后留下的唯一雕塑。放在新使馆,是历史纪念也是历史证物。

blob.png

另一组迳直奔海关去马其顿首都斯克普里。接受昨天过境时未预先买好保险,乃至在口岸躭搁好几小时的教训,加之只有一位潘导懂当地语言,可以翻译,只能先送我们这一组过关,留下等第二组赶来,再办过关。潘导告诉我们,就这样,到达下一个目的地,也得半夜12点以后了。大家反映极平静,这已经是途中的“新常态”了。我知道,到达之后,各电视台的同志还得剪片子、传信号。陕西,广西台卫视各台每天都有专栏播出,节目一点不能少呀。而报纸记者和学者也要写文章,画家要画画。团里领导和车队领队,且要开会安排明后天的事。说半夜12点到达,休息肯定在后半夜三点以后了。

这时,四号 车、八号车在车台报告,他们的里程表刚跳过了15000公里。车队已有一半车跑到到这个基准里程。大家出门不觉已经42天了。

blob.png

车台响起了主持人耿万崇和郑玥的声音:“为了 消除疲劳,车台广播电台音乐会现在开始播出。本次音乐会赞助单位为:一人投保,全家光荣的 中国人保;体格硬朗、续航持久的比亚迪;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  西凤酒就是好喝的西凤酒;人人都想泡的中国名茶汉中仙毫;⋯⋯”这是小耿给同行的几个企业个编的搞笑广告,广告词一路随机变化,总是引发会意的笑声。

于是在深夜寂静的东欧原野上 ,这个长长的车队唱起来了,闹起来了。欢乐点燃了17辆车里来自不同国别和不同地域的每个人。

回忆这些天的奔波,不禁心生感嘅。几年中三次跑丝路,已走了近三十国,4万公里,按华里算,那真是“八万里路云和月”呀。我的足迹不意之中竟然在地球的五洲四海趋近着、衔接着、交错着。

blob.png

这次一进入斯洛文尼亚,便刮起了带着咸味的清冽的风,我随嘴说了声“好舒服呀”,便意识到,这是海风呀。我们沿着克罗地亚上千公里海岸线朝南行驶,这正是亚得里亚海刮过来的风。三年前,我们不也来过亚得理亚海吗?那次从长安 到罗马,车队便是从希腊亚德 里亚海的安科纳港,连人带车上了大游轮,由南向北航行一天,到达威尼斯的。那正是今天路线的反方向。可以说,我们 行走丝路的足迹在亚得理亚南北去来,衔接交迭。

第一次万里行,我们还到过黑海沿岸格鲁吉亚的巴统港。并从那里紧挨着黑海东南沿,进入土耳其,车队在黑海边走了大半天。这次我们又到达了黑海西沿的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足迹在黑海也有了一次交迭,隔着黑海有了一次瞭望和对视。

我在10年前曾坐波罗的海六国游的游轮,从丹麦经挪威、瑞典、芬兰,到了达俄罗斯的圣彼得堡和爱沙尼亚的塔林,这回又一次由陆路来到这两座城市,而且在塔林找到了上次到过的老城墙那棵大树,那树阴下讲故事的地方。可以说,我们的脚迹在波罗的海也有过陆海两路的交迭。

blob.png

还有中国的东海和南海,印度洋的波斯弯和孟加拉湾⋯⋯,我很满足了,一个人的人生足迹,竟然三次实现了陆海丝路的交集,不能不说是人生大幸。如果要炫耀,也未尝不可以说是隋代法显、唐代杜环的传人。

2017, 10,8,

由贝尔格莱德赴马其顿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