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非遗民俗黎川古街老手艺带你重温张恨水笔下的“梦里江南”
黎川古街老手艺带你重温张恨水笔下的“梦里江南”
2017-08-17 16:38:44 来源网站:中华网文化 本站编辑:文竹 
分享到:

黎川古街老手艺带你重温张恨水笔下的“梦里江南”

1905年,随着任晚清盐税官的父亲赴任黎川的少年张恨水,坐着黎滩河上的乌篷船踏入江西,“我父亲接我们到新城县(即今黎川县)去,坐船走黎水直上。”,在张恨水的回忆里,直接将这段时光的发生地称之为“梦里江南”,简单的几个字眼,夹杂着浓浓的温柔和眷恋,让人浮想联翩。

如今,张恨水旧居仍然在黎河边静静伫立着,从旧居随便往河边一望,就是潺潺的河水,捣衣洗菜的妇人孩子们,还有在河中载鸬鹚撑船而去的渔者……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沈从文笔下的《边城》,想起他梦中的凤凰古城,情境也如此一般:“山头夕阳极感动我,水底各色圆石也极感动我,我心中似乎毫无什么渣滓,透明烛照,对河水,对夕阳,对拉船人同船人,皆那么爱着,十分温暖地爱着!……我看到小小渔船,载了它的黑色鸬鹚向下流缓缓划去,拉船人的姿势,我皆异常感动且异常爱他们……”

黎川古街老手艺带你重温张恨水笔下的“梦里江南”

走在黎川的明清老街上,不用穿梭时光你已似乎走入历史。街道上的人们,除了衣着和外在是现代的,他们的节奏仍然似乎在古代。

一入街口,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家衡器店(卖秤店),大大小小的秤杆秤砣一溜的挂在店门口,你寻摸半天,店主仍然在店内忙着他的活计;紧挨着卖秤小店,便是酒铺,一个笑嘻嘻的小二着古装立于店前,定睛一看,原来是酒坊老板弄的一个“模特”在迎客,酒铺内,一个个贴着封条的大肚酒缸陈列着,风吹过,你似乎能闻到米酒的香味,一丝丝地缠绕进你的鼻孔。不远处,弹棉花的、做铁皮的、裁衣服的、唱话文的……

黎川古街老手艺带你重温张恨水笔下的“梦里江南”

这座依偎在黎滩河畔、交织着古代文明和现代文明的老街,似乎仍是当年朱熹和张恨水描述的那个样子,曾几何时,恨水先生曾被这周遭的古朴与鲜活深深迷醉,耳畔也曾交织着各色老手艺或吆喝或敲击或打磨的声音……

打竹垫

黎川古街老手艺带你重温张恨水笔下的“梦里江南”

又称凉席。一把蔑刀,将竹子剖开,撩起一层层青皮;一双巧手,将薄如蝉衣的蔑条,编织成一方清凉如水的世界。一代又一代,凉席成为陪嫁的珍品,或远行游子的必备。在没有空调的日子,凉席就是人们向往的“秋天”。

唱话文

黎川古街老手艺带你重温张恨水笔下的“梦里江南”

雅称道情。沧海桑田,“话文”的生命力依旧顽强。唱者虽然看不见缤纷的世界,内心却一片敞亮。他们手持“渔鼓”,以“简板”敲击,场景简单而故事丰富,或说或唱,如泣如诉,嬉笑怒骂,人世间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在口耳相传中,代代延续传说。

绞脸

黎川古街老手艺带你重温张恨水笔下的“梦里江南”

俗称擀面。旧时无论城镇、乡村,妇女很少到理发店理发,当时主要靠一些从事绞脸手艺妇女为她们绞脸。一根细线,一双巧手,靠手、口配合,为妇女绞去脸部的汗毛、汗物等,便其脸部整洁、容光焕发。

黎川古街老手艺带你重温张恨水笔下的“梦里江南”

用拆字的方式,以神的眼光占卜人生的祸福凶吉,以理、以辨证挑战人性的弱点,测试人性的浓度,反映社会的思潮。测字的魅力,在于安顿人心,直观本质,直抒胸意,使人们在自重、自省、自励、自警中灵魂得到升华。而“时真命不假,命假时不真”,则明白告诉世人其中的狡黠与奥妙。

剪纸匠

黎川古街老手艺带你重温张恨水笔下的“梦里江南”

没有复杂的工具,一把剪、一把刀,一切尽在构思当中。下刀、转腕、剔、缕、削、灵巧而又充满沧桑的手,剪出了福禄寿财等人间祝愿,剪出了栩栩如生的寿星、神仙,剪出了现实人间的生活万象,千模百样的花边,为春节增添了欢愉,为新婚增添了喜庆!

铲刀、磨剪子

黎川古街老手艺带你重温张恨水笔下的“梦里江南”

革命京剧〈〈红灯记〉〉中的磨刀人,大家可能印象深刻。在老街深巷,“嚓、嚓、嚓……”,一路叫街,一声吆喝——“磨剪子嘞,铲菜刀欧……”,可忙坏了家庭主妇们,纷纷找出纯刀、锈剪、循声而去……

爆米花

黎川古街老手艺带你重温张恨水笔下的“梦里江南”

还记得那时候的爆米花吗?一个老人挑着担子,一头放着一颗葫芦状的“炮弹”,另一头放着火炉和风箱,走街串巷。时而,“砰”地一声,将米变成白白的爆米花,那时候,他可是儿时既爱又怕的魔术师!

老木匠

黎川古街老手艺带你重温张恨水笔下的“梦里江南”

半片老店便是他的木工场。16岁学艺50的坚守,像一个孤独的战士,凿子、斧子、锯子、角尺、墨斗和刨子,就是老人的全部兵器。他做的眠椅一律杂木,没有一颗铁钉,以木为榫,以竹为钉,光滑美观,牢固耐用。

白铁皮加工

黎川古街老手艺带你重温张恨水笔下的“梦里江南”

大小不一的铁皮,在加工匠粗励而灵巧的手中来回穿梭,经过敲打、裁剪、焊接,如乐手在调琴弦,就在这简单又诗意的劳作中,一件件精巧、优美、实用的桶、箱、撮斗等蕴育而生,如同凝固的音乐。

老裁缝师

黎川古街老手艺带你重温张恨水笔下的“梦里江南”

作坊简陋,心静如水,裁缝社的最后一位坚守。使用缝纫机与手工相结合的方法,接受量身定制男女老少四季服装、被套、床单,甚至整改、修补衣裤细活。老人那种神情与动作在我看来,怎么也不像是做一件衣服,而是一个老手艺人在清理自己五十年的追求,五十年的坚持,五十年的期待。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