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图书推荐作者在线喜剧怎能无“技”可施
喜剧怎能无“技”可施
2017-08-07 14:31:29 来源网站:兰州新闻网 兰州日报 本站编辑:旭丹 
分享到:

“去年冬天举办的喜剧艺术节上,来自俄罗斯圣彼得堡赛蒙扬奇剧团的《瞧这一家人》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没有一句台词,肢体动作贯穿了整场演出。这一家人‘打来打去’,我笑得不小心从椅子上掉下来,演到温情时我的眼泪竟也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北京喜剧院艺术总监陈佩斯在日前为庆祝该院开幕两周年所举办的“喜剧圆桌派”上说,《瞧这一家人》的精彩在于演员肢体语言的表现,也可以说是演员表演技术的精湛。

“在英国国家剧院的喜剧《一仆二主》中,仆人端了一个盘子手一直抖,刚走到门口就倒下,头已经快挨地了,这手还在哆嗦。”同样在这次“喜剧圆桌派”上,著名导演陈薪伊表示,《一仆二主》中演员对高难度技术的掌握让她惊叹。

在业界看来,当下丰富的时代内涵、多元的艺术表现手段,为喜剧艺术提供了鲜活的内容和宽广的容量。近年来,《欢乐喜剧人》《笑傲江湖》《喜剧总动员》等综艺节目也让观众看到了喜剧的多样化发展和喜剧演员表演的日渐成熟。然而,陈佩斯、陈薪伊在谈及技术对于喜剧演员的重要性问题时,虽对个别喜剧演员的表演技术感到惊喜,但仍坦言现在很多喜剧演员忽略行动,甚至不会行动,自身缺少技术是普遍存在的问题。

“喜剧注重肢体的表现,因为喜剧本体是一个行动表达——行动表达戏剧,行动表达艺术,离开行动就等于抽掉了它的精髓,抽掉了它最精髓的表述,就相当于人在台上不作为了。”在陈佩斯看来,喜剧的“技”是真实存在的东西,实实在在存在的技能,“掌握了这门技术,你就能得到预想的结果和笑声,掌握不好,观众的笑声就会大打折扣。”陈薪伊亦表示,喜剧演员若无技傍身,也会直接导致表演的单一化。

那么,喜剧演员为什么会缺“技”?

“现在有些喜剧,觉得可以不需要观众参与了,你爱看不看,反正只要过得去观众就不会说什么。这类喜剧就‘培养’了很多偷懒的、不负责任的演员。”陈佩斯表示,喜剧演员忽视观众,不注重观众的感受,是造成自身缺“技”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陈佩斯看来,喜剧必须有观众的参与才能完成,“演员要通过自身的技术去完成喜剧中设计的希望观众笑的点,然而当情节到那儿了,给出去了,观众却没有反应,预设的笑声不存在了,那么喜剧的感觉就没有了,演出就是失败的”。

“我看过他在上海话剧中心的演出,粤语一句没听懂,但是他的技术、技巧,表达的丰富性让我这个做喜剧的人也为他的技术折服。”陈佩斯口中的这个“他”是香港喜剧导演、演员詹瑞文,25岁开始每一天都在“做戏”的他,在综艺节目《欢乐喜剧人》中也有很不错的表现。

“喜剧或者是戏剧,是超越语言的艺术,我表演的目的不是传授语言让他们去崇拜,而是将观众熟悉的生活中的小细节用另一种他们意想不到的方式演绎。”詹瑞文说,表演技术其实就是一种无声的语言,形象生动地表现出来有时候比语言更有感染力。

同时,陈佩斯也表示,演员缺“技”的原因还是竞争不够激烈。

“有一次,我从美国边境到墨西哥,看一个酒吧的喜剧表演,当时佩服得五体投地。两个老男人,唱念做打,说的台词也漂亮,说的段子也好听,观众笑得前仰后合的。他们拿起小号就能吹,要跳舞就跳舞,当时我觉得这才是搞艺术的人,这才是一个正常的演员和艺人。”陈佩斯笑道,“我想我要是到墨西哥的边陲小镇我就得饿死。当一个人没有生存压力的时候,就无所谓掌握不掌握这门技术,这门技术对他们来说有和没有都无所谓,他们也用不着,因为他们不用掌握这门技艺就可以生存。”陈佩斯说。

仅北京喜剧院来说,自2015年成立以来,已为观众奉上74台433场来自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的原创精品及喜剧经典之作,平均销售率达到70%,票房总收入5860万元,惠及观众35.2万余人次。“从这些数据来看,现在喜剧有着强烈的市场需求,观众非常喜欢这一类戏剧作品,但如果演员一直缺‘技’,这是非常可怕的事儿,喜剧演员不能自己砸了自己的碗。”陈佩斯呼吁大专院校、高等学府开设专门培养喜剧人才的专业。“艺术院校在训练演员时应该教给学生们表演技术,如果学校方面不能给予他们这方面的技能,那培养出来的只能是半成品。”

“我经常祈祷上苍多降些人才,然后拼命地把我所有的经验传授给他们。”陈佩斯感慨地说。

专家们表示,客观条件的助力外,从主观上来讲,喜剧演员更要端正自己的态度,要对得起自己喜剧演员的身份。掌握一门技术不是凭空的一句“我知道就行”,必须要实践,身体力行地去做,而且是千百次地重复,才能够掌握好。因为喜剧的舞台上是千变万化的,不是一成不变的。

“喜剧看的时候是笑着的,但是看完之后要心痛,要惋惜,要思考,要否定。”在陈薪伊看来,喜剧是一门“笑戡人生”的艺术。陈佩斯则表示,艺术是一件有相当技术含量的事情。因此,喜剧这门艺术,要想成为艺术前提是不能缺少了技术。

据《中国艺术报》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