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文明之光肖云儒:骏马与琴(再行丝路之十一)
肖云儒:骏马与琴(再行丝路之十一)
2016-10-28 17:12:14 来源网站:中国文化交流网 本站编辑:未言 
分享到:

123366079775728248.jpg

文/肖云儒


10月23日,丝路品牌万里行团队,往过22小时的奔波,来到哈萨克斯坦西部里海之滨的阿克套市。

阿克套,好陌生的名字。我属于有俄苏文化血缘的一代人,中学时,可以说出20个以上苏联元帅的名字,俄苏地图更是烂熟于心,但没有任何阿克套的记忆。原来它在前联时期是座没有名字的城市,只拥有一个信箱号码作为地址。当时,它是核工业和其他军事工业的基地,十分神秘。可以想见远在前工业化时代的沙俄,这里该有多么荒凉。

它曾深深进入过乌克兰诗人舍甫琴科的生命。当年舍甫琴科因反对沙俄统治而被流放至此长达12年之久。20年前乌克兰独立之后,诗人受到极大的推崇。阿克套将舍甫琴科的雕像从基辅运过来,放在市中心,作为民族独立精神的象征。

“一座没有名字的城市和一个被流放的诗人”,便这样作为关键词,存入了我的记忆。

阿克套的城市广场上还有一座塑像,是一位英武的骑在马上的哈萨克勇士。这座塑象的特别之处是,勇士手里高高举起的不是戈矛、不是火炬,而是一把琴。他告诉你,骏马和音乐,是这座城市的精神标帜。力与美,战斗与和宁,动如脱兎与静如处子,是这座城市、这个民族的文化人格。

731541644040761347.jpg

“这块土地的历史,就是生活在她上面人民的历史”。有感而发,我将自己写的这幅书作赠送给市博物馆收藏。这是哈萨克流传很广的民谚,习近平主席访哈时专门引用过它。

入夜,我们访问了这里的一个中国企业——中石油西部钻探阿克套工程公司,副总经理王六新接待我们。他和他的企业可以说是丝路经济带的先行者,在哈国工作已有16年个年头。公司在里海边上打了十几口油井,经营情况一直很好。但这两年由于受到世界油价的影响,只剩下两三口井正常运行了。中国工人有的回国了,当地工人虽然活儿不多,还得给发补贴工资。公司的业绩不能不受牵累,面临着一些矛盾。王付总说时流露出些许的伤感。多年离乡背井、日夜操劳,不想迎来了如此严峻的挑战。 他表示:“西部钻探已经做好了应对各种困难的准备,改变观念,对外调整战略,主动寻找新的市场,对内开源节流,降本提效,充分发挥中石油技术团队的品质优势。”

从总格局看,目前中企在哈萨克斯坦形势依然不错,中国技术品牌依然占有优势。以西部钻探为例,目前中哈合作成功开展的项目就有阿拉木图州莫伊纳克水电站、巴甫洛达尔铝厂、阿克套沥青厂、哈-中西部输油管道、跨境天然气管道、哈中霍尔果斯边境合作中心,等等。

但部分行业的衰退的确给我们敲响了警钟。中企走进丝路之后,既要全力争取共建共赢,也要有共担风险、共渡难关的准备。既要树立品牌的稳固形象,也要有适应市场变化的转向、应急机制。

既要骏马飞奔,也要琴瑟和鸣!这里琴瑟和鸣不止是指团结和睦,更是指社会经济各方面关系的谐和协调。

离开阿克套,我们乗上古力教授号,横穿里海,去阿塞拜疆首都巴库。这是一艘万吨客货混装船。团队十多辆车开进舱底,人住进客舱。在里海的风浪中航行近24个小时。轮船的大副法力斯说:我们是他见过的第一个穿越里海的中国媒体车队。大家与船员进行了交流和采访,还进到他们中央控制室参观。我还像模像样的手操轮舵“驾驶”了一会一一其实,这条船是自动驾驶的。

132556745970365601.jpg

巴库是座美丽的城市,里海若镜面映出它的倩影,所见多为欧陆风情。它是全球著名的石油之都,古代拜火教的遗址至今火焰长明。正应了王朔一篇小说的名字:“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我们去参观“世界文化遗产”少女塔时,发生了一段猝不及防的插曲:克罗地亚总统正访问巴库,要来这里参观,周围已经布防森严。我们因不知情,像往常一样放飞了航拍器,立即遭到警方的盘查,扣押机器,团队也一度区隔为几块。但解释清楚之后,警方十分礼貌地将机器还回,算是有惊无险吧!

在巴库近郊四十里的地方,我们又釆访了一家中资企业:中建国际工程集团公司阿塞拜疆水泥项目部援建的奇兹达斯水泥厂。他们总部在上海,也是最早走上丝路寻求发展的中国企业之一。现在已经在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乃至于印度尼西亚、土耳其等国,成功援建了多家大型水泥厂,产量、技术领先世界。巴库这个厂子,三年前是用附近瑞士援建水泥厂的水泥来修建的,三年后,日产量已达到5000吨,远远超过了瑞士那座水泥工厂。

奇兹达斯水泥厂已经全面投产,在高加索地区规模最大。中方负责建设,不管经营。这种一次性的投资,周期短,结算有保障,风险较小。项目经理唐弢非常高兴地接受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中国建材工程集团主营业务为建筑材料(玻璃、水泥、陶瓷等),是国家重点高科技技术企业,国际建材行业领先企业,是世界500强中建公司的主要业务公司,业务遍布全球各地。董事长彭寿还是现任国际玻璃协会的主席。全球经济衰退也影响到他们,但不明显。产品的多样化使他们的市场渠道宽;实力加品牌效应,使他们抗风险能力强。

丝路经济带的建设正在深入,在前几年鼓励“走出去谋发展”的基础上,急切需要决策的科学化,防止盲目地大轰大嗡。一定要在实地调查研究的基础之上,在与国内外的经济形势、目标国及其周边国的经济形势进行综合考量的基础上,有的放矢地做出科学决策。

项目实施全过程中要有强有力的法律支援,用法律来为生意护航。以国际视野健全一带一路上的法制建设,组建谙熟相关国法律的顾问团队,使得中企走出去有法律保障。

谨慎承接具体产业运营项目,增大资本运营力度。许多走出来的企业感受到,最好是尽可能做到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结合,不见兎子(可靠项目)不撒鹰(投资)。最受青睐的办法是收购或注资当地成熟的知名品牌。这样社会风险、资本风险都比较小。

还是那句话,既要骏马飞奔,也要琴瑟和鸣。

车队又出发了,向着口岸城市阿兹塔那,向着伊朗奔驰。但有六位团员因电脑显示出问题,签证未按时办下来。我是其中之一。大队连夜过境,入住口岸小城阿兹塔那的伊朗一边,我们六个则在阿兹塔那阿塞拜疆这边住下来,不由有了一点孤单,真是“君住关之南,我住关之北,梦中思签签不至,空有里海水”。


文/肖云儒 2016年10月25日 阿伊边境小城阿兹塔那

  相关内容